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心平气和讨论,不要无事生非  

2010-01-24 12:23:15|  分类: 网友友好往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在网上讨论一些问题,本无可厚非,可就是会有一些人总是要把问题复杂化,甚至是无事生非。由于最近太忙,匆匆打开中思网的机会也只有有限的几次,根本没有时间仔细的看看网友的文章,更没有时间来写一些自己的看法。现在终于有时间来写一些东西,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想谈谈一些网友在看待网友之间的争论时的无事生非或者是近乎无事生非的评论,以正视听。

        刘忒正先生《意识形态的新左派思潮》一文发表后,有个叫刘与非的写下如下评论:

        先生的分析很有道理。“新左派”在现实是有滋生的土壤。这三十年经济改革突飞猛进,但政治改革却举步为艰。“不折腾”是完全正确的,但有些问题想绕是绕不过去的,上层建筑要适应经济基础,否则很可能,你不想折腾,有人就是要折腾。就是喜欢折腾,就是怀念那“折腾的时代”,和崇拜那”好折腾的人”。

        针对此评论,我在我的《最好不要去硬套“帮”或“派”》一文中写了我的看法:

        这是一种典型的无事生非的说法。认同“文革”时代优秀的一面,并不等于要怀念“文革”存在的“折腾”的一面,看问题为什么不能做到一分为二呢?

        对于刘忒正先生的那篇《意》文,尽管我很不喜欢有人把一些很正常、很普通的讨论上升到理论高度,但本人并不认为刘忒正先生是在对“左”与“右”作出评判,分出是非——我说过,刘忒正先生通篇文章仅仅是在思考一种现象。那么,刘与非的评论显然就是在无事生非了。

       

        我在这里主要想谈谈有个叫劳佑的网友写下的看中思网有关“文革”之争》一文,该文分四个方面写下了自己对关于文革之争的看法。第一是引言,第二是争论的内容和水平,第三是争论的情况,第四是这场争论以不欢收场。

        第一、关于引言。其中第一句话就是:“看网上的争论多数是争论的风气不好,是在争吵甚至对骂。”如果仅看这句话,我对此话没有异议,但考虑到劳佑要议论的主要内容是我的关于文革的讨论,这又使我不得不在此说个明白。

        我和刘新科教授的讨论或者叫争论,完全是保持在君子之争的范围的,本人曾经一再声明,“我对刘新科教授的高尚品德和人格并不怀疑,我怀疑的是刘新科教授在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法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刘新科教授在给我的《八论》写的评论中最后一局是这样写的:“拜托您以后不要再跟我这个‘糟老头子’商榷了,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对您的评价一直很正面的:善于独立思考,也比较诚实自信;但有些太执着。应该不算批评吧。”

        试问劳佑先生,你是从哪里看到了我和刘新科教授在争吵和对骂?你把人们之间所有的争论或者是讨论都看作是在争吵和对骂,可想而知,你是一个心胸极其狭隘的人。

        第二、关于争论的内容和水平。劳佑的语气里似有瞧不起之嫌,但本人从来也都很谦虚,从来都是声明自己的文章是一种讨论式的或者叫争论式的,是针对网友的部分观点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从来没有对文革做过全面的系统的论述。在我的《最好不要去硬套“帮”或“派”》一文中本人有这样一句话:“本人最近针对部分网友的观点,写了一些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完全是一种拉家常式的讨论,就好比我们在茶余饭后讨论起某一个话题,各抒己见而已,根本没有必要去想的那么深远。”没有想到的是,劳佑居然对我自认为是很一般拉家常式的文章也拿来议论一番,这倒叫我真的“受宠若惊”了。

        第三、争论的情况。劳佑认为:“起因是杨明华的议论“文革”,引来一些人的反应,有赞同的也有不赞同的。”应该说明白一些,起因是杨明华针对胡家瑞老先生《这60年:30年河东,30年河西》一文写的《坚决反对全盘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兼谈该如何评价伟人》。

        不管劳佑对我们之间的讨论站在谁的一边,我都不会介意,但我反对说我是在玩字谜。本人一介草民,需要为了一个无关我本人形象的题目去玩字谜吗?劳佑大概是看小说看的太多,尤其是看侦探类或者是科幻类的小说看的太多,因此,把所有的事情都抽象化、文学化了。啧啧,看你多能,看到人家“骨髓”里去了。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劳佑下面的一段话:

        那么他们争论的内容呢?本题的争论只约占三分之一,其余呢?有关于规矩、学风的,如互相教育诸如要讲事实啊,要讲逻辑啊,要有根据地循序推理论证啊,要注意语言的准确性和思想性啊,要有价值判断经得起验证啊。这种争议必然引向人品的评议,如“不负责任的,毫无定见的乱说话,可真是要负任的啊。”那种“空空道人”的风格啊。再接下去双方都出现不逊的言词,开始讽刺挖苦以至骂骂咧咧了(这是这种争论的逻辑发展)。于是不尊重对手的评估也就出现了,如“基本同意陆老的观点。我对刘新科教授的总体感觉是,一肚子文化,却不能与实际相结合,看问题看不到实质,多少有点属于人云亦云的那群人的嫌疑。”(杨明华2009-12-26评论)这种私下议论不是不可以,你们怎么说别人也管不着,但哪能公布于众呢!以上是大家都看到的,更不雅的言词没必要具体引用了。

        本人的所有讨论本来就是“针对网友部分观点”进行的,既然是网友的部分观点,占文革问题的三分之一或者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又有何妨?在此贬低一下别人显你能耐是么?我和刘新科教授之间“再接下去双方都出现不逊的言词,开始讽刺挖苦以至骂骂咧咧了(这是这种争论的逻辑发展)。”在我们之间的哪些话里可以体现到我们之间在骂骂咧咧?我说刘新科教授“多少有点属于人云亦云的那群人的嫌疑”,试问,在你们的星球上,人云亦云是属于骂人的话吗?在我们地球人看来,人云亦云只是属于略带贬义的词罢了。

        至于“更不雅的言词没有必要具体引用了”,我想劳佑应该说明白,是另外的人的“不雅的言词”,还是我和刘新科教授之间的“不雅的言词”,劳佑在文中说的不明不白,这免不了给人们制造错误的视听,好像我和刘新科教授之间有着“不雅的言词”一样。在此声明,要是有谁能找到我和刘新科教授之间的不雅言词,本人就写专文向所有的网友道歉。

        说句心里话,我的确对于胡家瑞老先生的文章看不下去,他的文章不管是从语法、逻辑的角度,还是从政治观点的狭隘性、偏激性来看,我是非常不认同的。因此,我针对胡家瑞老先生对我的文章的点评,曾经写过《劝劝胡家瑞老先生》和《为了尊老爱幼写几行字》两篇文章,我的这两篇文章的确有些过激,这大概是我在中思网安家以来唯一不够“君子”的行为,但也没有骂骂咧咧。后来我看到了胡家瑞老先生《与杨明华君五切磋》一文,虽然依然是看不下去,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只摇头,但是,我看到胡家瑞老先生在开头有这么一句话:“可能有些地方玩笑开得重了一些”,这句话倒让我深悔自己不该写下如上两篇文章。我想,也许在胡家瑞老先生眼里,我就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孩子而已,我为什么要去挖苦人家呢?人家本来就是一个长者,应该是我的叔辈,意见不同,也无需有太过的反应。后来,我真的想给胡家瑞老先生道歉,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第四、这场争论以不欢收场。我和刘新科教授之间的讨论,虽然双方谁也不接受对方的意见,但也不能说是“以不欢收场”,相反,我们在最后都使用了很客气的口吻结束了这一段争论。刘新科教授在他的《不是回应的“回应”》一文中,一开始就对于我们之间的争论写出很正面的评价,把我们的争论看成是君子之争。我也是吸取了和胡家瑞老先生的争论的教训,一开始就和刘新科教授保持着君子之争的度。从《再论》到《八论》,从来没有伤及对方尊严的言辞。

        至于“刘忒正捅了这层‘窗户纸’。该文(《意识形态的‘新左派’思潮》)一出几乎在同时就有两种强烈反应,杨明华、飞沙走石和陆家希都有评论,三人还都写了专文。刘忒正没有回文,可能他早知道‘引出衣冠楚楚的男士和优雅文静的女士骂起人来也是蛮厉害的’”。我们三人的确写了专文,但只是认为刘忒正先生不该把一些一般的讨论上升到理论的高度而已,请问劳佑,谁骂谁了?看来如果是你,你是要叫骂的,便以你之心,度他人之腹是吗?

        不知道劳佑在这里说出很多本不存在的话来,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呢?

        至于劳佑说道:“倘若网上争论就是这般和这般收场,不争论也“罢啦”!”试问,世间所有的争论,都一定会有结果吗?连两千多年前的李老聃和孔老二都会让今人争论不休,何况对于文革呢?劳佑对于这些讨论的不屑能证明你自己就是一个“圣人”吗?我倒是看到了你和刘与非一样,是一个近乎无事生非的人。

                                                               2010-01-24         12.00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