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原创】二论文章中的网站名称该不该使用书名号  

2010-11-10 18:41:49|  分类: 曾经唇枪舌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文章中的网站名称到底该不该使用书名号》一文,引来许多关注,尤其在《博联社》,有许多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中思网》有一位叫“王博文”的“新博主”也在我的文章的评论栏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是反对的意见。不管是支持的意见,还是反对的意见,明华都很乐意看到,也欢迎任何人提出反对的意见。因为我深知,我的观点,只是一孔之见,需要得到大众的认可才行。

问题是,这位“王博文”先生(或者女士)在反复点评的过程中出现明显的过激语言,甚至不能就事论事,说我“一贯地强词夺理,颠倒是非,胡搅蛮缠,思维混乱”等等,我就告诉他(她),你可以就这篇文章进行讨论,却不能对我有攻击之词,并说“由于意识形态方面的不同看法,却导致你对我的任何一个方面的攻击,我真为你感到不齿。”告诉他(她),“如果继续这样,我将删除你的所有点评”。我承认自己使用“不齿”一词有点过分,而他却真的被激怒了,变本加厉地讨伐起我来,这显然已经偏离正常讨论的氛围,这就是我删除该“新博主”许多评论的原因。

但是,我给他(她)提出的写文讨论的建议,他(她)却采纳了。根据他在我的文章中的点评,我知道这是一位非常了解我的有异见的老朋友了,他为了和我“讨论”而专门开通了《中思网》博客。不过,我在《中思网》所遇到的这类情况,已经够多,已经不稀罕了,像他(她)这样的为了和我辩论而开的新博,已经有大几十位了。我也常因此而自豪,因为,由于我的缘故而给《中思网》带来了些许的火热,虽然微不足道。

以下是正文:

由于本人刚被调动在外地工作,十几天以后回家来,才看到“王博文”先生(或者女士)写《答杨明华:网站不是出版物》一文,这显然是针对我的文章而写的驳论文章。很高兴看到有人和我写文讨论,这是我一直以来最为乐见的方式;也很高兴由于王先生(女士)的这篇文章,让我能够有机会再次给读者奉献出一篇辩论性文章;更很高兴有一篇反对的文章,却没有能够真正推翻我的观点,却从反面证明了我的观点的正确性;很遗憾的是,这位自称是教师的先生(女士),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写出一篇令人捧腹的文章,真的像他说我的那样,“思维混乱”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漏洞颇多且明显,这让我的反驳显得毫不费力,也因此让我的驳论文显得不够精彩。

且看我来试举两例:

“杨先生出现这样的认识偏差,源于他错误的逻辑思维过程:
       杨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有一个推理过程是这样的:出版物是什么?就是作品的载体。网站是作品的载体吗?当然是。那么,网站也属于出版物。
       仿照杨先生的思维过程,我们似乎也可以进行这样的‘推理’:橘子是什么,是水果。草莓是水果吗?当然是。那么,草莓应该就属于橘子了。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的结论呢?那是因为,上述推理过程中两次用到‘水果’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在两次使用中都是不周延的,就是说,橘子和草莓,无论谁,都不是“水果”的全部。这种逻辑错误叫做‘中词两次不周延’。
       这样草草率率的‘推理’,十有八九要出错。”

那么,到底是我的推理草率,还是王先生(女士)的思维混乱呢?大家一看便知。

我们把出版物设为A,作品的载体设为B,网站设为c,那么,AB之间是一个相等的关系,或者说,A就是B,而cA(或B)之间却是从属关系。明白地说,A(或B)是一个大概念,而c却是一个小概念,c只是A(或B)的其中一个外延。

再来看看王先生(女士)所谓“仿照推理过程”:我们把水果设为A,橘子和草莓分别设为bc,这里A是大概念,bc都是小概念,bc分别是A的两个不同的外延。

还有“比如:马是什么,马是动物。鹿是动物吗?当然是。那么,鹿就属于马了。这里,之所以指鹿为马,是因为‘动物’这个概念两次不周延。”“再比如:共青团员都是青年人。我是青年人吗?我是。所以我是共青团员。事实上,‘我’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青年人’这个概念两次不周延。”其手法与“水果、草莓、橘子”论同出一辙,不必再驳。

如此一比较,王先生的所谓“仿照推理过程”,就不是在“仿照”,而是在另造了。既然是另造,那就不是我的错误,而是王先生(女士)的推理出现了错误。那么,他(她)对我的所谓“中词两次不周延”的指控,就有失准度了。

再看看王先生的“高论”:

“杨先生在文中引经据典,提到了出版物的种类中有‘互联网出版物’。
       什么是互联网出版物?借助互联网传播的文字,图片,音乐歌曲,电子书、电子期刊,视频资料……这些都是互联网出版物,引用这些出版物的名称的时候,应该使用书名号。但网站不是互联网出版物,网站经常担任这类出版物的运营商,或者利用这些出版物作为媒介来经营各自的业务
。”

试问,网站中的许多文字、图片,难道不属于“借助互联网传播的文字、图片”?不为了传播又是为了什么?至于“但网站不是互联网出版物,网站经常担任这类出版物的运营商,或者利用这些出版物作为媒介来经营各自的业务。”则更是不知其所云了。试问,《人民日报》就没有运营商属性了?就不是媒介了?就不经营自己的业务了?哪里的话。这不是胡言乱语又是什么?

我的文章已经论证得足够严密,并无破绽。《草根网》、《中思网》、《网易》、《博联社》等网站,均具有作品的载体的属性,属于以电脑代替了传统纸张的现代出版物。这里,与传统出版物相比较,除了操作和编辑方式有所不同之外,网站与传统出版物并无明显的区别。但操作和编辑方式的不同,不能改变网站是作品的载体这一特性,因此,也就不能改变网站是出版物的推论。

而至于到底在这之前有没有这方面的争论的问题,与网站是不是出版物没有太多的关联,因此,也就不再多费口舌。要想知道有没有网站对自己的网站名称使用书名号,我只想简单地告诉你,在《网易》,有许多“圈子”,可谓网站中的网站,他们大多都把自己的“圈子”名称配上书名号,而这也是在你提出这样的问题之后,我才留意的,之前还真没有在意。谢谢你的提醒,让我知道了我原来也有很多相同观点朋友。

请王先生(女士)记住,你是教师,在写一篇文章的时候,一定要经过多方思考,严密论证,否则,你的轻率作风会使你误人子弟,这是最不能让人接受的事情。

我的《文章中的网站名称该不该使用书名号》一文,是立论性文章,且做《一论》;而这一篇文章虽然是为了同一个问题,却是辩论性文章,就做《二论》,因此取名为《二论文章中的网站名称该不该使用书名号》。

 

附文:

答杨明华:网站不是出版物
2010年11月05日 - 喜是 - yangminghua1963的博客作者:王博文2010年11月05日 - 喜是 - yangminghua1963的博客2010年11月05日 - 喜是 - yangminghua1963的博客 http://www.sinoth.com
读了杨明华先生的大作《文章中的网站名称到底该不该使用书名号》一文,觉得杨先生的说法很荒诞。怎么可以把网站与出版物混为一谈呢?网站名怎么可以用上书名号呢?如果杨先生的说法正确,那么请问,当当网、百合网、求医问药网等等网站“出版”的是些什么样的“作品”呢?如果《新浪》、《搜狐》、《世纪佳缘》、《乌有之乡》、《猫眼看人》这类字样出现在人们面前,我们究竟是把它们认作网站的名称呢,还是认作文学作品呢?
       杨先生出现这样的认识偏差,源于他错误的逻辑思维过程:
       杨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有一个推理过程是这样的:出版物是什么?就是作品的载体。网站是作品的载体吗?当然是。那么,网站也属于出版物。 
       仿照杨先生的思维过程,我们似乎也可以进行这样的“推理”:橘子是什么,是水果。草莓是水果吗?当然是。那么,草莓应该就属于橘子了。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的结论呢?那是因为,上述推理过程中两次用到“水果”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在两次使用中都是不周延的,就是说,橘子和草莓,无论谁,都不是“水果”的全部。这种逻辑错误叫做“中词两次不周延”。
       这样草草率率的“推理”,十有八九要出错。
       比如:马是什么,马是动物。鹿是动物吗?当然是。那么,鹿就属于马了。这里,之所以指鹿为马,是因为“动物”这个概念两次不周延。
       再比如:共青团员都是青年人。我是青年人吗?我是。所以我是共青团员。事实上,“我”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青年人”这个概念两次不周延。
       回过头来审察杨明华先生的推理过程,他两次用到了“作品的载体”这个概念,但两次都是不周延的。因而他得出了“网站也属于出版物”这样不正确的结论。
       事实上,网站并不是出版物,网站的功能也远不止于传播出版物。网站是一种信息交流的平台,除了传播功能外,网站还有管理功能,有通讯功能,有互动功能,有查询功能,有调查统计功能。很多购物网站、银行类网站都有交易功能,婚恋网站有撮合功能。很多网站有保密功能,每个网站都有自我防护功能,等等等等。这些功能都不是出版物所能承载的。虽然很多时候我们进入一些网站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篇篇的文章,但决不可以把网站等同于出版物。在网站名上冠之以书名号是错误的做法。
       杨先生在文中引经据典,提到了出版物的种类中有“互联网出版物”。
       什么是互联网出版物?借助互联网传播的文字,图片,音乐歌曲,电子书、电子期刊,视频资料……这些都是互联网出版物,引用这些出版物的名称的时候, 应该使用书名号。但网站不是互联网出版物,网站经常担任这类出版物的运营商,或者利用这些出版物作为媒介来经营各自的业务。
       由此看来,网站名是不可以冠之以书名号的。打个比方说,我们可以把《经济半小时》、《艺术人生》这类电视栏目的名称加上书名号,但是没有谁把“中央电视台”写成《中央电视台》的。
       杨明华先生还提到对网站名是否可以加上书名号“存在争议”。就我所知,别的标点符号在使用上存在争议的事情发生过,但书名号的使用一直是非常明晰的,没有听说发生争议的情况。如果杨先生知道有过这样的争议,希望能提供争议的内容及相关材料。另外,比较正式和比较权威的媒体上,也从来没见到过在引用网站名称的时候加之以书名号的。如果杨先生见到,也希望给予列举,以增长大家的见识。
       就此搁笔,敬请杨明华先生赐教。

附带说一下,本来不想写这样的文章,一则这样的小事情没有必要占用太多的网络资源,二则本人教学事务繁忙,所以,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在杨先生的博文后面参与跟贴讨论。但后来发现本人所写的六七个跟贴全被删得一干二净,被保留下来的全是表示赞许的跟贴。我觉得这样很不好,缺乏求知求真的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145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