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主和自由  

2010-03-04 21:46:48|  分类: 国内时政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家希老先生作《中国的互联网必须坚持中国的社会主义舆论导向》一文,是为了真正让社会主义思想能被广大的人民群众认识和接受,这好像没有什么错。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和道德观念,应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曾经说过,我们既然选择了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因为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好,我们宣传好的东西也有错吗?当然,也许有朋友会认为社会主义不好,那是你的看法,但你不能因为你觉得社会主义不好,就不允许别人说社会主义好,如果是这样,那我们所热爱的思想自由和民主权利还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有很多朋友对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现实存在的很多问题归咎于制度不好,因此,只要看到看上去很正统的文字就很反感,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很偏激的。社会主义制度是老一辈革命家出生入死换来的,在当时可是深受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拥戴的。社会发展到今天,出现了很多不该有的负面形象,当然是很令人痛心的。可我们翻翻历史就可以发现,每一个历史发展时期,都会伴随着这样那样的负面形象,这与人类自私的本性和社会人文环境有着很大的关联,而与制度本身没有太大的关联。如果有兴趣,我在《论腐败文化之中国特色》一文中,有着详细的论述。我想说的是,社会主义制度本身没有错,问题在于我们的政府是不是敢于接受监督,我们的人民是不是敢于去履行监督的义务。中国的社会人文环境决定了人们不敢轻易得罪当权者,这也给当权者提供了很好的贪腐的温床。

不管怎么说,宣传社会主义思想是不会错的,因为,社会主义思想没有教人们去做坏事,做坏事的人更不是因为有了社会主义思想才去做坏事。人要是真正信仰社会主义思想理念,他就不会去做坏事,做坏事的恰好是戴着热爱社会主义的假面具,混入到共产党的队伍中的败类。我们不能把社会存在的不公和一切负面的东西简单的归咎于社会主义制度本身。我非常理解人们痛恨不公、贪腐和强权的心情,但我反对因此就否定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现在出现的很多不良社会现象,正说明我们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做得很不够。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并不等于排斥资本主义思想,我们现在的很多做法,其实已经很有点资本主义的味道了。我倒是认为,正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太多的输入中国,才使得现在的社会出现了很多的负面的东西。

 

以上内容和下面的内容没有必然的关联,我并不认为颜强先生就是因为上述原因才与陆家希老先生商榷,但我的确认为颜强先生在理解先贤的思想时欠周全,不够全面。

 

颜强先生好像不太同意陆家希老先生的观点,所以写了与陆家希老先生“商榷”的文章——《宪法的星空上有一颗不变的星辰——与陆家希先生商榷》。颜强先生很显然是一位博学者,他引用了很多马克思的观点,以及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首席大法官杰克逊的话来回答了陆家希老先生。这才是真正的不是回应的回应。

颜强先生用先贤的话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那没有错,但先贤的观点肯定是有前提的,我们不能对先贤的话做片面的理解,或者放在某个特定的角度去理解。民主和自由是我们每一个人共同的追求,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思想和躯体受到无端的约束甚至是压制。但民主和自由也是有条件的、相对的,当你的行为和思想有损于他人的自由和利益的时候,当你的行为不利于社会和谐和人类进步与发展的时候,就得受到约束和压制,这种约束和压制,正是为了更多的人们充分享受自由和民主。这就是宪法和与之相应的各种法律法规存在的理由。

社会主义社会没有不让人民民主,只是民主的形式有所不同。选择民主与集中共存的方式,是符合我们现有的国情的。我给一个网友的文章的评论中有过这样一句话:“中西方的差距有很多的原因,不能以现在的文明程度和发展程度来做简单的概括。有人说我们现在是封建资本主义国家一点都不为过,但我们现在不可能马上就实行西式民主制度,这需要时间。在引入一种新的理念的时候,一定要和自己现有的国情相结合,人们已经习惯于既有的思维方式,马上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来硬套在中国人身上,水土肯定不服。那些大教授先生的高论都有一定的道理,但用他所站的高度来衡量所有普通的中国人,肯定是一个笑话。”这就是说,我们可以欣赏西方的民主法治理念,但我们不能现在就全部照搬西方的一切。不要看到现在的社会问题就就想一下子颠覆社会主义思想理念,其实资本主义社会一样有很多的问题,他们也是在不断的探索中得到完善。我相信社会主义中国也会不断的改进和完善,只是起点完全不同,社会人文环境完全不同,这更是我们不能一下子全部照搬西方理念的原因所在。

其实真正了解西方文化的人们应该知道,西方人的价值观和我们中国人的价值观是完全不一样的。西方人过多的强调个体,什么事情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是主张自我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西方人的价值观的形成和他们所信仰的基督教有着紧密的联系。而中国人的价值观却完全不一样,主张仁爱,团结,注重集体主义思想,这也一样与我们长期以来所遵从的儒家思想以及佛教教义有关。硬要把两种不同的价值观混为一体,是很不现实的,即便是社会高层能够理解和认可,但对于更多的中国百姓而言,要想让他们轻易改变既有的思维习惯,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这也是我历来反对用西方的价值观来解析我们的社会现实所存在的问题的原因。

我认为,中国现有的民主法制体系,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以后肯定还会不断的放宽限度,但一定是建立在人民群众的平均思想认识水平不断提高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现在。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问题,我觉得我们现在想说什么就可以说,没有什么太多的限制,至少在《中思网》是这样的。只要你有能力和条件,你可以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发展,我们的确已经够自由了。但不管是我们的言论还是行为,除了要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的约束之外,还得自觉接受人们普遍认可的道德准则的约束。

 

我们都可以把自己喜欢的观点说出来,只要是在法律法规和道德准则允许的范围内,就像陆家希老先生和颜强先生这样。现在的共产党没有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但局外人千万不要把这些理解成是争吵,陆家希老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尊者,颜强先生更是一位博学多识、才华横溢的学者,他们的观点都是值得我们去欣赏和借鉴的。

 

 

附文:宪法的星空上有一颗不变的星辰——与陆家希先生商榷

 

陆家希发出网络号召,其好正本身我不做评判,只想回顾一下历史,供陆家希先生思考。

 

150年前,普鲁士为了统一思想,颁布了《书报检查令》,对此,马克思进行了严厉的批判,称“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我是一个幽默的人,可是法律却命令我用严肃的笔调。我是一个豪放不羁的人,可是法律却指定我用谦逊的风格。一片灰色就是这种自由所许可的唯一色彩。每一滴露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都闪现着无穷无尽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阳,无论它照耀着多少个体,无论它照耀什么事物,却只准产生一种色彩,就是官方的色彩!”

马克思接着说“追究思想的法律不是国家为它的公民颁布的法律,而是一个党派用来对付另一个党派的法律。追究倾向的法律取消了公民在法律面前的平等。这是制造分裂的法律,不是促进统一的法律,而一切制造分裂的法律都是反动的;这不是法律,而是特权”

    马克思最后说”“当你能够想你愿意想的东西,并且能够把你所想的东西说出来的时候,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候。”

类似的,为了捍卫思想自由,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美国首席大法官杰克逊在“向国旗致敬案中”充满诗意地指出:“如果在我们宪法的星空上有一颗不变的星辰,那就是,无论是在政治、民族主义、宗教,还是其他舆论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官员,不管其职位高低,都无权决定什么是正确的,也无权用言语或行动来强迫公民表达他们的信念。如果有什么情形允许这一例外,那么,我们现在决不允许它们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