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敢问陈鹤教授,到底是谁在“抱定某个主义”  

2010-06-13 12:25:03|  分类: 曾经唇枪舌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学俊老师作《泰国之乱:民主惹的祸?》一文,本人早就想说几句话,却因应老师至今文质彬彬,一副绅士风度,不忍心给应老师制造不乐意;另外,实在不愿意看到应老师的崇拜者在应老师的博客里乱骂人,才迟迟没有写上几句。没有想到的是,大名鼎鼎的陈鹤教授在该文章的评论栏里,写下这样几句话:好文章,分析得很透彻。可惜很多人不愿意分析问题,只愿意抱定某个主义。看到陈鹤教授的表态,我忍不住就在这里理论理论吧。

        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应学俊老师用自己极强的文字功夫遮掩下的、违反逻辑常识的文章,居然也有人大加赞赏,甚至有陈鹤大教授也来捧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我们知道,民主是人类共有的诉求,民主一词的基本含义是指人民有参与国事或对国事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谁会抛弃自己民主的权利?但是,我们现在通常议论和褒贬的民主一词,多指民主制度。其定义为: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民主制度是为了保护公民的民主权利。但民主制度的形式却应该是多样化的,而非一定要遵循一定的模式,要看具体的国情,不可盲目照搬西式民主制度。这里面,民主制度和西式民主制度,是一种包含关系,民主制度是一种泛指,而西式民主制度却是一种特指。说泰国之乱与盲目采用西式民主制度有关,并不代表是说泰国不该有民主制度,而是说泰国的国情不应该实行西式民主制度,而应该根据泰国的国情,寻找适合其国情的民主制度形式。

        按照这样的分析,应老师很明显是把民主一词的泛指(大概念)与特指(小概念)混为一谈,偷换概念的手法已经昭然若揭了。如果一个人没有分辨能力,就会造成一种错觉,民主是个好东西呀!怎么会造成泰国之乱呢?却不知道,这里所说的民主,是指的民主制度;更不知道,否定西式民主制度在泰国的存在,并不等于要否定全世界的实行西式民主制度的国家,否定西式民主制度在泰国的存在,并不等于要否定其他形式的、符合一个国家基本国情的民主制度。这样利用偷换概念的手法来证明你们的观点的正确性,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应老师、陈教授,你们才是“抱定了某种主义”的人,而不是实事求是之人。

        我曾经在王世保先生的一篇叫《“普世价值”是一般动物信奉的终极价值》文中写过这样一段话:08年汶川大地震,也震醒了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国人以无与伦比的高效率迅速对灾区实施救援,在“5.12”以后两个多月的时候,我看到一则消息,西方某大媒体惊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一例有关中国抗震救灾方面的负面报道。”这让西方人不得不反省自己的制度与价值观。遗憾的是,居然震不醒国人中那部分愚昧无知的人群,那部分崇尚“普世价值”白痴。可是,应学俊先生看到我的这段文字以后,就开始反驳了:如杨明华先生所说,西方人开始反省自己的制度与价值——看来,“实践检验真理”也是“普世价值”呢。“西方”也从中国的实践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而在汶川地震后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救援队和物资,从这里我们更加看到了“关心同情、博爱助人、救死扶伤”这都是人类共同认同的价值观,这难道与“动物的原欲”可以混为一谈?

        其实大家都很明白,我们通常所说的“普世价值”,是指西方人观念中所形成的“普世价值”,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权”的另一种表达。由于“普世价值”一说取自西方,只是为了方便表达,才这么直接以“普世价值”代替“西方文明之‘普世价值’”。那么,应学俊老师的“看来,‘实践检验真理’也是‘普世价值’”和“而在汶川地震后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救援队和物资,从这里我们更加看到了“关心同情、博爱助人、救死扶伤”这都是人类共同认同的价值观”这两句话,显然不属于“(西式)普世价值”的范畴,而属于人类共有的价值观(应老师也承认这点)。也就是说,应学俊老师人为地增加了“普世价值”的外延。根据讨论普世价值的立场不同,普世价值可以分为“客观主义与相对主义”两个不同的类别。客观主义认为,普世价值是客观存在的人类共同价值观,人们必须认识、接受和实践这种价值观。相对主义则认为,人类没有绝对的普世价值,所谓普世价值也是相对的,每个民族和文明都有自己的普遍价值观念。应学俊老师的观点,明显属于客观主义那部分人群。那么,站在不同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肯定是说不到一起的。

        当然,西方“普世价值”中,也并不完全是糟粕的东西,也有值得借鉴的优秀的一面;再就是,西方人所谓的“普世价值”中,有很多也是全人类共有的价值观,这又该区别开来。因此,准确地说,我们反对的应该是西方“普世价值”中强调“西式民主制度”的成分,尤其是以个体为中心的只顾眼前、不顾后果的个人享乐主义(过分地强调自由)。也有朋友会说,“西式民主制度”就没有一点好的方面吗?当然不是,我们强调的是不能不顾国情盲目照搬,而不是要全盘否定西式民主制度。这是不需要另作解释的。

        一篇短文,一般是尽量做到简单,所以,不可能把每一个字眼都去做冗长的解释,那也会让读者反感。应学俊老师一般会抓住别人文章的这些“漏洞”,大力反对,还要说别人“谈西色变”。而真正“谈西色变”的人群,恰恰是呼唤西式民主制度的那群人,他们非常害怕别人说西式民主制度哪怕一点不好,看到别人议论西式民主制度,不管别人的观点是否符合事实,就奋力攻击。其实应学俊先生自己的很多文章,要么以个性代替共性,要么以共性否定个性,很遗憾就是有人看不到这些,却常常被他超人的文字基本功所遮蔽,从而看不到他文章中的很多问题。应学俊先生每当见到拥护现行制度的人群的声音,就很不满意,用来反击别人的方法和角度,不是根据事实说话,而是根据自己的需要说话,必然陷于偏激。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大名鼎鼎的陈鹤教授,也会把自己的眼睛遮起来,无视事实存在的很多客观道理,盲目地支持你们的“美国主义”,还要说别人是“抱定某个主义”。当一种观点需要用偷换概念的方式来证明其合理性的时候,你还认为这篇文章有什么值得叫好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