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花艳铁路工务职工“罢工”风波全过程及我的看法  

2010-07-25 23:31:30|  分类: 国内时政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艳铁路工务职工“罢工”风波全过程

以下内容如有失实的地方,我愿意为此背负法律或者道义上的责任。

特此声明!

6月17日,荆门桥工段原胡集领工区(后并入荆门车间)总46人被调往“宜万线”,在花艳(现更名为宜昌东)学习期间,直到分配到具体的单位之前,工资待遇问题,一直是大家最为关注的问题,这期间关于工资待遇方面的讨论最多,各种猜测都有。张(副)段长在给我们讲课的时候,就有职工做过这方面的提问,但没有正式的答复,但是,必须承认,张(副)段长的讲话和回答还是比较实际和具有亲和力的,后来乔段长来讲话,也没有给正式的答复。

 7月20日,廖(副)段长还有两位助理段长来花艳,听说要给我们宣读职工去向方案,以及工资待遇问题。在去教室之前,工长万平国给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交代,要大家想好,把自己想说的、该说的毫不保留的说出来。大家在去往教室集中之前以及路上,再一次开始谈论工资待遇这样一个话题,这期间我本人扮演了一个相对积极的角色,这是因为我听到有很多人想提的问题不太合乎情理,一旦提出来,会闹笑话。我知道这与一个人平时的知识积累有关,需要有人做正确地引导。比如如下三个问题:

 一、“路局给了我们多少补助?为什么我们单位要比别的单位少?我们单位扣除了我们多少?”对于这样的提问,显然缺乏证据,我告诉想有此提问者,我们不能拿猜测代替证据,也许路局根本不存在“补助”问题,因此,我们根本不应该这样提问题,我建议不要提这样的建立在假设基础之上的问题。

 二、“让领导陪我们一起进山工作,我们就去,要不,我们就不去。”这话显然不符合情理,一个领导要负责的面太大,不可能只守某个工区,这种提法我认为也是不合情理的。

 三、“如果领导不答应我们提出的条件,我们就组织全部人员,到路局集体上访。”这种做法更是违法的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第18条规定:“第十八条 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的,应当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指定的接待场所提出。 多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共同的信访事项的,应当推选代表,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 那么,46人集体上访,显然是违法的。对此,我也给予了解释。

 我给大家提出了我的想法,我认为:执行命令是必须的,但是,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待遇和别的单位相比较(比如,铁路公安局为什么会每工作日补助80元,而我们只有30元)(后来又知道,车务段、电务段的补助都超过千元),把我们的想法提出来。只要有合理的解释,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工作上的安排。

 上午九时以前,我们已经全部步入教室,且不说别的,就说那种凝重严肃的气氛,就特别让人压抑和不解。那些生硬的语言,和没有商讨余地的语气,让人心寒,整个过程就好像是战争前的动员,除了服从,没有别的选择。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也提出了如上所说的问题,很遗憾,连个回答都没有。我们得到的总的回答是:“我们几个副职,没有决策的权利,你们最好把问题反映到车间,然后由车间汇总到段里。”对于这样的回答,有谁会满意?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就我本人而言,只是想知道一个真相,为什么我们单位的待遇和别人的单位相差那么悬殊?

 既然领导的回答没有让大家满意,大家存在情绪,也就在必然之中。不为什么,只因为我们也是人,具有人的一切特征,包括思维和情感。

 下午,宜昌东车间组织了我们两个新来工区近20人开了一个见面会,会上,吕能学主任的讲话给了我们本来已经冰冷的心,带来了一丝温暖。可以说,宜昌东车间已经尽了最大的善意,给我们这些漂泊者提供了最为无微不至的关照,我们除了感激,没有别的。但是,桥工段没有给予我们最终合理的回答之前,我们该不该表现出一种主动上班的姿态,却是一个很难选择的问题。从感情上讲,我们不能有愧于宜昌东车间领导,却对桥工段的做法甚为不满。为此,我个人认为,工长应该把我们的具体感受带到车间领导那里,我也和工长谈到这些。

 当天晚上,我在陈忠家里打了一晚上的麻将,次日一早,我看到易明穿了防护服,准备按宜昌东车间的安排去拔草,可我却看到更多的人,并没有穿工作服。我就一个一个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穿工作服去上班?有人回答:“谁要是去拔草,我日他妈。”我已经明白其中缘故,就不再做准备,我又返回陈忠家,等待修理麻将桌的师傅(陈忠有交代)。刚好又碰到万平国过早回来,我就请假,说是想到宜昌去看我的卡上钱到了没有。结果万平国说:“昨晚已经答应好了,现在又不去上班,怎么说得过去呢?”我说:“昨晚?昨晚怎么了?”万平国说:“打你电话你关机,你怎么知道?”我这才发现我的手机来电显示里的确有万平国打来的、没有接到的电话。(他当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话,我至今也没有具体知道20日晚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也不想问谁。)我简单地向万平国表达了我的看法:“在这样的时候,不宜去上班,因为,这会进一步伤害到大部分兄弟的感情。但应该给车间领导说清楚,大家对段领导不满,在情理之内,希望车间领导能够谅解。”可万平国不听,我就走了。最终,只有万平国、易明、孙志富三人去上班。

我回到宿舍,看看邻居和王集工区的人,没有一个是想去上班的,就在床上躺下。后来又感到肚子饥饿,就去买了方便面回来,刚吃完洗过碗,被原双河工区的朋友喊停,刚进门就看到陈“淫”来了(声明一下,本人并不知道陈yin书记的yin字该如何书写,只是考虑到该书记多少有些耍淫威的习惯,暂借“淫”字代替,并无故意篡改、侵犯他人姓名权之意。我已经打上引号。)我赶紧出来相迎,却遭遇怒目相向。陈书记对我说了两句话:“身为老同志,不起好作用,不管你以前表现如何,来宜昌车间就得服从命令,听从安排。”“我马上把车开过来,谁愿意上班就上班,谁要是不愿意去上班,统统按旷工处理。”我当时心想,怪不得叫陈“淫”,真的会大发淫威哦。呵呵!!殊不知这句话激怒了我,我可没有给这位书记先生好脸色。好了,我们暂且不谈这些,我会另写专文,专门谈谈我对整个事件的看法。

 陈书记的“二次请客”,也算起到了效果,王集工区又去了四位,这显然不够多数。于是,下午由陈书记和副主任周良福组织了我们进行“谈心”。与其说是“谈心”倒不如说是在威慑,因为,会议的第一项就是宣读某些条例,包括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可以开除路籍。接着,陈书记带来了我们“伟大的”乔段长的指示:“桥工段的工资待遇不变,谁要是不满意,有本事可以申请去公安局,我们一概放人。如果本人实在有困难,可以申请去长荆线工作。”(到底是不是乔段长的原话,我不知道,但是,陈书记的确是这么说的)。陈书记又说:“这次拒绝上班事件,据我们了解,大部分人表现是好的,只是有那么一两个人在里面不起好作用。”后来就是让大家谈自己的感受,眼看大家保持沉默,我也只好举手先谈我的想法。

 面对陈书记骄横的眼神,我没有给他好颜色,我问陈书记:“公安局、车务段、电务段等等他们的职工都是很有本事的人吗?桥工段的职工,都是草包混蛋吗?简直是在放屁。请把我的话带给乔段长,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那只能证明他是一个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人,除此之外,不能证明任何其他的东西。”“只是一两个人不起好作用?那就是说,大部分人都是没有意见的喽?你就自己问问这里在座的所有人吧。”陈书记不能做正面回答,却问我:“就这样的待遇,你是去还是不去?”我回答:“只要大家都选择去,我也会去。但是,如果大家都很不愿意去,我杨明华绝对不做汉奸。谁要是因此让我限于不利的境地,我也会让他不会好过,即便杀人犯罪,也在所不惜。要我不顾一起来的兄弟的感情,不是我杨明华的性格。”说完我就走了,以后的事情如何,我不太清楚,只听说,在我走之后,陈书记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总之,第二天,我们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上班。

 这就是所谓花艳“罢工”风波的全过程。

【注:我为什么在文中使用“罢工”一词,其原因在《目睹花艳“罢工”风波全过程,谈点自己的感受》一文中有介绍。】

 

目睹花艳“罢工”风波全过程,谈点自己的感受

以下内容纯属个人观点,孰是孰非由读者去做评判。

特此声明!

 我在这里使用“罢工”一词,源于万平国给我的爱人作解释工作的时候使用了“罢工”一词,否则,我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把职工们闹点情绪就归结为“罢工”。22日从花艳回家之后,我的情绪不够好,被我爱人发现,但是,我一般不会把工作中的不愉快带回家中,没有给爱人正面的回答。次日我的爱人接到万平国的解释电话,大概是提到“罢工”事件,就问我:“你们在花艳罢工了?”我说了句:“扯淡,罢他妈什么工啊”,也没有给她正面回答。我的爱人就去其他人那里打听情况,回来后爱人对我说:“人家都说你没有错,但是,你不必生这么大的气。”我冷冷地说了一句:“少管闲事,你们知道什么?”

 以上是谈我文中使用“罢工”一词的由来,下面谈谈我对此次“罢工”风波的看法。

 我既然把“罢工”一词打上引号并配之以“风波”一词,也就是说,我不同意这是一次罢工事件。确切地说,应该是一次个人情绪的集体流露,是在用无声的抗议让领导明白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弱者的心声,他们并没有罢工的意图,只是想籍此让车间领导给段领导传达一个不满的信息,仅此而已。就算车间不再次开会,大家也没有没完没了的意思。这本在应该给予理解的范围,只是我们的领导不加了解就把问题复杂化了,从而把这样的一次简单的感情流露的过程,上升理解到“罢工”的层次。这很遗憾。

 导致大家的不满,到底是谁的错?是职工的素质太低,还是领导的素质太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摊开来思考一下,孰是孰非,明白人自有公论。

 就我所知,在我们身边的所有职工朋友,大家都能够认识到一个最基本的道理,那就是,作为一个铁路职工,必须懂得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但是,大家都有知情权,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我们每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却因为领导的无知而给无情的剥夺了。在领导给我们宣读某些条例对职工进行威慑的时候,他居然没有想到他已经剥夺了一个合法的公民应有的知情权,这是一种违宪的行为,那么,建立在违宪前提下的所给职工定性的“违章”行为,能够成立吗?职工合法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错了吗?如此无知的领导,除了大耍淫威,还能有什么表现?

 在这次风波中,可以说,领导的错误是一错再错,而职工唯一的“错误”,就是想知道真相,同为武汉铁路局的员工,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待遇相差甚远?是段领导的无能,还是段领导的贪婪所致?还是武汉铁路局领导的刻意所为?如果是局领导的刻意所为,为什么会有此所为?我们的心里肯定会有疑问。我们很清楚,我们想知道真相的要求,完全是合理的,既合乎情理、又合乎法理、也合乎事理。不管作为领导的采用什么高压手段让大家暂时的屈从,但是,那一颗颗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心,是不会从内心里屈从的。我们会发自内心地去问,这些领导还把我们当人看吗?他们到底是领导还是一群畜生?是人能不懂人的感情吗?

 一、领导一错

 在宣布我们去向之前的所有领导中,就工资待遇问题没有给予我们完整的答复,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宣读我去向的时候,却没有能够给我们的提问做一个完整的解释,就是一种错误。“我们几个副职,没有决策的权利,你们最好把问题反映到车间,然后由车间汇总到段里。”请问,这种回答,有什么实际意义?就算副职没有最终决策权,但你却有参与决策权,在你参与决策的过程中,你难道不知道你们给出这个每个工作日30元的道理和依据是什么?你为什么不能做出准确的答复?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有吗?有吗?有吗?有吗?......)我们当然有理由提出这样的怀疑,很简单,你没有敢于直接回答。

 二、领导二错

 在我们“罢工”的消息传到乔段长的耳朵之后,据说乔段长在宜昌召集工长和车间领导在宜昌车间开了一个会,陈yin书记是这么给我们传达的:“乔段长说了,桥工段(去新线)的工资待遇不变,谁要是不满意,有本事可以申请去公安局,我们一概放人。如果本人实在有困难,可以申请去长荆线工作。”(再次声明:到底是不是乔段长的原话,我不知道,但是,陈yin书记的确是这么说的),乔段长这后面一句话稍可接受,但前面一句话,那叫人话吗?是因为自己没有文化,还是因为自小就知道学驴子叫,习以为常了?

 别说我侮辱了我们“伟大的”乔段长先生,首先,在你无情地剥夺一个个合法公民的知情权是时候,你是否也曾经想到过,你用实际行动早已侮辱了我们46名去新线的职工朋友们,你把我们当人了吗?你还知道我们一个个都是血肉之躯吗?你想到过我们也懂情感、也要尊严吗?在我们看不起病、住不起房的时候,你了解我们内心的痛苦和无奈吗?我们身边的车务职工,他们可以轻松地在购买一套房子之后再去城市轻松地购买一套小区房,难道车务的职工个个能力都比别人强吗?你们当官的有几人买不起房,看不起病?难道你们个个都是因为能力比别人强吗?

 另外,在广大职工有思想情绪的时候,不是去直接面对46个职工,而是把工长和主任叫在一起开会,什么意思?你置46颗背井离乡、需要抚慰的心灵于不顾且不说,你还说出如此没有水平的话来,有这样的领导方法吗?在你给工长和车间领导说的那些话里,你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铁面?冷面?请记住,当一个人同时具有刚性和热血的时候,或者说,当一个人既有极强的原则性又有极强的爱心的时候,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物。铁者,金也,性冷。但只要具有爱心,就会被他的热血烘热,并无私地传递给他身边的人们,使人们感受到爱。铁面无私这个成语,是对这样的人的概括。乔段长大概也喜欢这样一个成语,很遗憾你错误地理解了他的含义,你把铁面变成了冷面,冷酷无情。

 那么,也许有朋友会问:“你期待领导给你们什么样的回答呢?”我可以这么告诉你,我本人期待的回答,当然是真相。就算得不到真相,哪怕来几句欺骗的语言,只要是有领导带着微笑和我们说几句热心话:“桥工段资金紧张,我们都是桥工段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大家都是这个家的主人,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们能是主人吗?鬼才相信。但是,中国人都喜欢听好听话,就算分明知道那是假的,可我们连一句假的热心话都听不到,这心能不冷吗?我们的心遇热而热,遇冷而冷,大家现在的情绪如此低迷,这难道不是领导的杰作?

  三、领导三错

 我们没有按照宜昌东车间领导的要求去上班,前面说了,我们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来向段领导表达我们的不满,而非针对车间。并且,也许只准备稍微表示一下(这是我个人的理解,也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我们都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不可能无休止地不去上班。但是,陈yin书记,在得知我们没有按要求去上班之后采取的方法,以及在会中给我们的施加威慑力的时候,其做法是让人心酸的。车间领导的错误更是荒唐到了极点:

 首先,他在21日上午“二次请客”的时候所说的话,已经让我感觉到这位书记大人的水平太低。就“不管你以前表现如何,来宜昌车间就得服从命令,听从安排”这句话而言,你陈yin书记可以拿现在的情况说事,却不该说我“以前如何”的问题,请问陈yin书记,我以前又如何了?你听谁说的?在这之前就了解到的、还是今天早上听我们工长说的?你敢回答吗?不敢就别说出来,因为,既然说出来,就得敢于面对别人的质疑,否则,还叫男人吗?是的,我杨明华从前就是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为此,领导不喜欢我,我知道。但是,杨明华也同时是一个曾经的先进工作者,杨明华在入路以来所领到的奖项颇多,却从来没有领到过任何处分,我也因此可以骄傲地告诉所有人,我是一个合格的铁路工作者。

 其次,在传达上级领导指示的时候,我们的书记大人太欠缺水平,乔段长的话已经很缺乏水准(三次声明:到底是不是乔段长的原话,我不知道,但是,陈yin书记的确是这么说的),你作为一线的书记,是做思想工作的主管领导,是群众与官员之间的感情纽带或者桥梁,就算你不敢直接批评乔段长的错误的语言,但是,在你传达上级领导语言的时候,应该有所取舍,这样才能平衡职工的心理,可你呢?却把错误的语言原封不动地传递给那些心灵本就有所受伤的人们,让他们的情感再次遭受凌辱。那意思好像是,“我就如此以乔段长的错误做法来压制大家,看你小民有何作为?”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恩施车间的书记裴先柏(名字书写如有出入,请原谅),据说21日下午,裴先柏书记在面对他的职工的思想情绪的时候,赢得了广泛的赞同。既没有拿段领导的话来压人,也没有自己去压人,而是自始至终和所有人保持一种亲密无间的距离,用自己的亲和力化解了很多问题,用车间有限的资源答应了职工们提出的并不挑剔的条件。当然,宜昌东车间主人吕能学的讲话,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友好的印象,与裴书记的亲和力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就是说,本来还有另一种办法来化解矛盾,那就是亲和力。就像裴书记和吕主任那样。】

 第三、在职工的思想情绪严重有问题的时候,应该是领导来组织学习和疏通,而不是要强令其上班。试问,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安全谁来保证?在发现职工出现严重的思想问题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做进一步的解释工作?如果说职工的思想情绪一而再地做不好,你再行使你的“权利”也不晚。可我们看到的是,在第一时间就有“谁不去上班,我就给谁划旷工”这样的威胁。——天哪!!真有水平!!!!!面对任何问题,只要有规章制度就够了,何须要个书记?书记的职责是干什么的?在中国,自古就有“先礼后兵”(见《三国演义》)的说法,可惜今人仍不知晓。我想问问,难道你笨到连学都学不会么?那你还当什么书记,欺世盗名乎?尸位素餐乎?

 第四、在你们宣读“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开除路籍”之类的、具有威胁性质的条例的时候,你们可曾想到过,在荆门工务段以及现在的桥工段的历史上,有多少真正符合开除条件的人物?你们真正开除了几位?哈哈哈哈......你们敢吗?拿条例来威胁一群遵纪守法的人群,不觉得可耻吗?他们就算没有按要求去上班,也是因为他们的知情权受到剥夺,是你们当官的输理在先,难道现在的共产党真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绝对不是,是你们这群狗官在不断地糟蹋着共产党曾经伟大而光辉的声名。你们才是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却不停地做着有辱共产党声名行为的罪人。

 本人在此强烈声明,本人在任何时候,一定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但是,任何人别想随意剥夺宪法赋予我们每个公民的神圣权利,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本人一定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毫不犹豫地奋力抗争。如果我的合法行为遭受恐吓或者其他不正当的阻力,本人绝对不会轻易认输,实在需要,即便是效法古之荆轲、唐雎,也在所不惜。

【一点小常识:据了解,迄今为止,中国尚未明确对知情权做出规定,但从宪法的已有规定中足以认定该项权利在中国是有宪法基础的。特别是,中国还是《国际人权宣言》 、《公民权力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的缔约国之一,知情权在中国理应得到承认和保护。加强对公民知情权的保障是必要的。这首先是因为在中国长期以来存在着漠视公民“知情权”,妨碍公民知悉,有关知悉的现象。 】

 四、领导四错

 我们的工长大人所说的:“昨晚已经答应好了,现在又不去上班,怎么说得过去呢?”对于这句话,我至今不知道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谈了我的观点,在这样的时候,不宜去上班,因为这会进一步伤害到兄弟们的感情。我劝工长给车间领导一个电话,告诉这里的真相,最好能够让领导再次做个解释。必须承认,不去上班,也是要配合分到恩施的那群人,因为,他们也不希望就这么顺利地服从,原因是一样的,那就是,段里面没有给个合理的让人信服的回答。前面我说了,哪怕是假的,只要是温暖的就行。

 但是,我们的工长毅然选择了对上司的忠诚,却撇下了那一颗颗受伤的心灵。这也是我们的工长大人的一贯作风,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地方,早不见晚见,谁也不想给谁制造太多的难堪,但是,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那就是——伤心。有几个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真是太让人伤心了。”指的就是我们的工长大人。

 如果有读者提问,难道都是领导的错,你们这些人就一点错都没有吗?我很愚钝,真的不知道我们要想知道真相的愿望有什么错。当然,我们都应该相互理解,但问题是,当官的如此蛮横,我们又如何去做理解?我们想知道真相的要求不可以理解吗?如果可以,那么,领导不给真相,显然就错了(请记住我们想要的真相:同为武汉铁路局的员工,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待遇相差甚远?是段领导的无能,还是段领导的贪婪所致?还是武汉铁路局领导的刻意所为?如果是局领导的刻意所为,为什么会有此所为?)。如果有朋友能够指出本人真的有什么地方错了,明华一定会表示感谢(要我无条件当“顺民”的,免)。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