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博客被关闭48小时,我的悔过书  

2010-10-24 09:26:25|  分类: 曾经唇枪舌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和李晨辉博友在《博联社》的相处不睦,而引发李先生及其支持者不停地告状,我和李晨辉先生的博客被同时暂停服务48小时。据了解,李先生进行了长时间的申诉,这是我想不到的事情。据说,这给《博联社》的博客环境造成了不好的观感,而我却一直认为,激烈的辩论对于提升网站的点击率、向心力和凝聚力有很好的催化作用,这种意识看来已经不被认同,那我就得认真反思了。此一悔也。

        我真没有想到,为了这些小事,还有人如此认真。就算有人公开骂我,我也不会想到去告状,我的大脑里还充斥着咱们祖先的遗训:“打死不求饶,饿死不讨米,累死不叫屈,冤死不告状。”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应该具有的基本品质,现在看来我的思维意识,已经太陈旧了。此二悔也。

        我看到很多“民主自由派”的朋友们,他们在一起慷慨陈词,历数党和政府的失误和不足,大有匡社稷于将倾,扶万民于倒悬之慨,这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一个善于发现错误的民族,才是能够不断进步的民族。本人不是共产党员,却对共产党的理想有着坚定的信念,对共产党的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好日子感恩有加。眼看着现在的共产党正在远离自己当初的信仰和承诺,正在不停地做着有辱于那些长眠于九泉之下的先烈们的英魂的肮脏伎俩,我的心是痛的。我多么希望有那么一支力量,能够帮助共产党扶上正确的道路。“民主自由派”本应该是我认为的希望所在,可令我失望的是,他们的很多观点根本经不起推敲,以错误的认识来给共产党提意见,这怎么能成呢?这让我很是着急。于是乎,我就想尽我所能,来帮助“民主自由派”的朋友们,给他们的错误认识提个醒,以便能够用正确的导向指引今后的发展。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吕洞宾本无坏心。对于一群稀泥巴糊不上墙的乌合之众寄予这么高的厚望,我的眼力真是太差了,悔之莫及。此三悔也。

        在这几天和“民主自由派”的“交往”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这些朋友们之所以看问题常常出现偏激或者短见,几乎大多都与自己的基本知识缺乏有关。我平常看他们的文章,常常会出现词不达意、句不通顺、文不对题等基本问题,我还以为是太忙,没有时间细阅所导致的疏忽。现在看来,远非我想象的那样。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词义都不去细究,就敢贸然写文贬损他人、侮辱他人,结果常常是抓人把柄,却授人以柄。可在他们的自我介绍里大多都写着冠冕堂皇的“头衔”,比如,“曾为留法学者”之类的等等。我怎么能够知道,有着这么高学历的先生女士们,也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呢?看来我太高看他们了,连基本的词义都理解不了,他们能够理解历史与伟人?看来他们只是披着一层漂亮的外衣而已,而我却把他们当成真佛,我的愚也够甚了。此四悔也。

        有此四悔,看来我该收敛了。我保证,今后绝对不再和任何“民主自由派”的博友们有正面的交往,更不会发生任何争执。要是有人找上门来和我较量,我会马上举白旗认输——我终于意识到,无知者无耻、无知者无畏的深刻道理,退避三舍,是最佳选择。

        如果《博联社》以及《博联社》的博友们有人认为我的悔过书之三悔、四悔言过其实,那么,请看我最近曾经写就的文章,那可以证明我的三悔属实;以及我在博客开通以后写的我的申辩——“群氓”、“意淫”是骂人的词语吗?一文,这会证明我的四悔属实。有大家的评判,我想,会还我清白之身的——我到底骂人了没有。

        声明一下,在我写完《向“民主自由派”的朋友们道歉》一文之后,再也不会直接提及任何民主自由派的朋友们的事情。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对这次博客被关事件中,对告发我骂人的问题的澄清。

 

 

        在我的博客被关闭期间,我曾经给《博联社》写的一封信,不知道收到没有,在这里一并让博友们看到:

        把我的博客封置起来,我感到非常遗憾并提出强烈抗议。

        我和李晨辉先生的每次争论,都在理性的范围内。我第一次针对李晨辉先生的文章写下《关于詹船长及其事件,李晨辉先生不该如此论》一文之前,我和李晨辉先生没有任何言辞交往。而我写此文,都是根据对方的观点,逐一写出自己的看法,并无谩骂和不恭之词。在我写了《我给朱民志老师释疑》一文后,朱民志老师写《谢明华为我释疑》一文,李晨辉就在该文评论栏里说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针对这样的小话,我写《赞李晨辉先生》一文,虽然多有贬损之意,并无大动粗口,本人是一个有修养的人。

        在看到李晨辉先生写的《毛主席为什么不喜欢在北京开会?》我写《如此猜度伟人实属妇人之道也》,文中也是有理有据,并无谩骂之词。至于说他属于“妇人之道”,也属于贬损之类的,而非骂人,硬要说是骂人,充其量是引申意义上的骂人。在我看到许多声讨我“不尊重妇女”的语言之后,我就写了《致博联社“自由民主派”的朋友们》一文,阐明了我的很多看法。但李晨辉先生就开始骂我“脑残”“狂吠”之类的语言了。这就是我和李晨辉先生的整个“交往”过程。

        这些过程虽然出现了火药味,但这毕竟是网民之间个人的事情,与网站没有太多的关联,也不会给网站造成负面影响。相反,我一直认为,激烈的争论是《博联社》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会提高网站的点击率以及影响力,好处多多。有观点,就有争论,只要争论属于有理有据的争论就行。骂人固然不好,但是,相互贬损一下,毕竟是网友间个人的事情,不至于如此苛刻地关掉我们的门户。我曾经写《我看博联社净化讨论环境的努力》一文,里面就有我的看法,这篇文章被《博联社》挂在首页达二十几天之久。

        要是《博联社》不允许网民争论,最终只能是一个死气沉沉、静寂无比的网站,如果是这样,我也不会希望《博联社》再次打开我的博客。我现在非常喜欢《博联社》,就是因为这里有激烈的辩论。你们可以删除你们认为的不当语言,怎么能够关闭别人的说话门户呢?——杨明华

 

        在其他网站,我也有过激烈的争论,曾经遇到我的辩论对手请网站领导出面说好话让我删除我的辩论性文章,而不是强迫删除,并且声明,网站不会强迫任何人删除自己并不违法的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