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致马西彦先生及我的文章的跟帖者  

2011-01-22 22:30:45|  分类: 曾经唇枪舌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先生好,最近实在太忙,没有时间文,迟到的回复,请原谅。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不想陷在这样的争论中,这样会浪费很多宝贵的时间,因为我发现,你是一个看不懂别人文章观点的人,我担心和你的对话越多,你错解我的机会就越多。《博客中国》专门给出给一个专栏,把我和我的南阳小老乡杜子先生的文章以及相片挂在首页,意在让我们继续讨论下去,应该说,《博客中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平等的讨论的平台,我们都该感谢《博客中国》。为了不辜负《博客中国》的一番良苦用心,出于礼节,我这里对你的文章做最后一次回复。说明一下,即便是你再有新文,我也不会再次参与讨论了,原因前面已经提及。再者,目前与我讨论问题的朋友,水平太低,无法继续进行,也是重要的原因,看看下面的文字,你们就会明白我所说的并不夸张。

按照逻辑常识,谁反对某种观点,谁就应该举证我论证我的观点的时候所使用的论据失实或不成立。可是,在你反对我的观点的时候,不是针对我为我的观点的论证所列举的事实有什么失实的地方,而是罗列了一大堆新的另一方面的“事实”,来反对我的观点,这叫以一种存在代替另一种存在(更何况,你所罗列的内容不是当时的主流),你应该知道,在逻辑学上,这种反论证是不成立的。要想论证我的观点不成立,你必须论证我在论证我的观点时候所引述的历史事实不存在,或者不成立。

(顺便说一声,很多跟帖者在反对我的观点的时候,也是这种特点。)

你质疑我:“为什么总站在“领导者”的位置说话呢?是你本身就是领导者、还是因为其它原因呢?”为此,我希望你看看我的《为官?为民?我们到底该为谁说话》一文的最后一句话:“为官?为民?我们到底该为谁说话?——那么,答案是:一切围绕事实说话,一切为了真理说话,一切为了公平正义。不管你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当然,你也不必追究我是官员还是百姓。

关于你说我说你“偏激”的问题,你自己就说了:“言语苛刻,敬请原谅”,言语苛刻本就是一种偏激呀!怎么又说你没有什么偏激的呢?你说:“因为我文章的主旨是奉劝政权归还被他们剥夺包括我的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权力;这个权力就是每一个人天生具有的民主、自由、平等的权力。难道索要被抢走了的东西就是偏激?”我可没有这么说你呀!可想而知,你有臆测他人话语的嗜好,这很不好。我说你“即便是有点偏激”,是因为你的第一篇针对我的文章里出现了“言语苛刻,敬请原谅”几个字。我帮你查查字典吧,苛刻的意思是“形容某人的行为怪异,故意刁难,要求过高。”我们且不论你是否“行为怪异”,如果是,仅此一条就可以说你真的有偏激的潜在可能了。就说你的“故意刁难,要求过高”,也已经符合偏激的范畴,我再帮你查查“偏激”一词的含义:“思想、主张、言论等过火”,那么,“故意刁难”算不算过火?“要求过高”中的“过高”,“过火”算不算近义词?你自己说了自己“言语苛刻”,又接着来证明自己不苛刻,你是不是前后矛盾?其实,我知道,这与你的语文水平很有关系,我本不想写文和你讨论任何问题,因为,你根本看不懂别人文章中的真实思想——就凭你的文字功底就能知道你的思想水平。

(但是,对于你这样的文字功底,为什么还有很多无知者为你叫好?别忘了,他们和你一样,也许还远不如你,他们怎么能够看懂是与非?一群可怜的人,不好好读书,只会瞎嚷嚷而已。)

看看你的观点:“(一篇文章就能够透露出许多的信息。吃一个梨子,就知道梨子的味道,难道需要全部尝过来。当然,看得多,了解就多。)”文章的体裁和要表达的思想非常复杂,这和梨子的味道能够类比吗?我们把文章与水果相比,他们都是一个大概念,文章的体裁又分为诗歌、散文、政论文等等,水果也是一个大概念,包括梨子、苹果、香蕉等,你怎么能够拿一个大概念和一个小概念来类比?可想你基本的逻辑知识都没有。

你关于民主的好处罗列了一大推,那么,你在我的哪一篇文章里看出我是反对民主的?我曾经多次声明,民主是每一个人的神圣权利,我们都向往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和自由,但是,我们所要追求的民主和自由必须以尊重大多数人的民主和自由的权利为前提,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不考虑他人的民主和自由的权利。我在《博客中国的蛋与中国的民主之路》一文中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话:“我和所有的人们一样,渴望民主与自由。但是,如果民主的结果可能会对国家领土完整产生威胁、可能会造成民族和社会的分裂、可能会影响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可能会造就更多的愚昧和无知者,那么,我情愿把自己的民主愿望收藏起来。这就叫舍小我为大我,舍小家为大家。”——看好,我这里说的是“如果”,不要再次借题发挥哦!!我的话哪里错了?为了帮助众朋友树立正确的民主与自由观,我还特意写了《言论自由与言论限制》一文,我什么时候说民主不好了?这不是无中生有,错解人意吗?

罢了,别人说东,你扯西,我实在没有时间和意愿同你谈论任何问题。

 

前面已经顺便提及一些网友和马西彦先生的相同的地方,下面再来简单地谈几个问题。

第一,有朋友认为,我在文革时期年纪尚小,没有资格谈论文革。请问,如果你的观点成立,那么我们现在对于更久远的历史问题,都该衔口不提了是吗?我看现在谈论前三皇后五帝、孔子、老子的文章多着呢,他们都在放屁是吗?什么逻辑。

第二、很多朋友所列举的文革时期的乱象,我从来没有否定过(当然,也有很多属于污蔑和造谣,这部分我不会认同),但是,那只是发展中的瑕疵而已,有一个成语叫“瑕不掩瑜”。我们谁都不能以此全盘否定文革,要想全盘否定文革,就得推翻那时候的一切建设成就和思想人文成就。可是,历史是不容任何人随意歪曲的。至于对毛泽东的歪曲和造谣,更是为君子所不齿的。

第三、有人让我“滚回《乌有之乡》”去,呵呵,你怎么知道我对《乌有之乡》的评价如何?我曾经说过:“《乌有之乡》的确聚集了一大批值得尊敬的高人,他们占领了当今思想界的制高点,我很佩服他们,由衷地感谢他们给了我学习的机会。但是,那里也有类似于这里的很多的无知者,在走另一个极端。但是总的说来,《乌有之乡》的村民们,要比这里的许多跟帖者文明得多。”我反对“左”或者“右”,我们都应该实事求是地、辩证地看待历史和身边的一切人或事。我的脾气性格是,哪里无知者多,我就该在哪里出现,我得继续我的教导之旅。《乌有之乡》已经有太多的高人,那里根本不需要我这样的较低水平的人,但在这里,我还是深信我有能力做一个导师的。

第四、我此前也在许多文章中提到,很多人连基本的字义或者词义都不理解,就想参与讨论,我这之前的文章里也已经列举了很多例子,我就不再继续这样的举例了。总之,今后任何人的不礼貌跟帖、没有思想深度的跟帖等,我都不会再次写文回复,不要说我瞧不起你们,是你们自己太让人瞧不起,怪不得别人。愿意骂街,只能证明你自己的无赖和低能,也同时证明我的文章的确有力度,别的证明不了什么。让你们的无知无耻现了原形,你们能不恨我吗?如果有高人愿意与我在理性、互尊的基础上写文章进行讨论,明华愿意随时奉陪。

由于太忙,不再写下去了。我会继续我的教导之旅的,你们得感谢我为了让你们变得聪明一些所进行的不懈努力。如果你们看不懂,那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谁让你那么笨呢?我不可能手把手地去教你,因为,我也是上班族,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奉劝你们一句,按照佛家的思想,骂人是要遭受上天的惩罚的,你在骂人的时候,你就在给自己积累一个“恶”字,也同时给我带来一个“德”字。可我不想感谢你们,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们在“恶”的方面愈陷愈深,这会让我于心不忍的。我更想去做的,是如何让你们都具备道德和良心,这样,你们的灵魂才不至于受到上天的惩罚。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