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转载】我的互联网记忆(序)  

2011-03-14 22:06:57|  分类: 网友友好往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互联网记忆(序)

——谨以此文献给“中思网”的朋友们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陆家希

 

由于身体的原因,我不得不忍痛割爱互联网社会生活,将两年来上网文字集成本本,流传后代。我经济并不宽裕,去年因病耗资数万元,自费印这个本本,对我也算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我舍得下这个本钱,因为这本集子多少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特征。一位朋友说,一本不朽著作胜过10栋别墅。我认为真正的不朽著作,莫说10栋别墅,万栋别墅也无法比的,《史记》与日月同辉,有什么能与之相比呢?我的文章当然谈不上“不朽”,但毕竟体现了我的精神追求,对激励后人以天下为己任是有益的。如果上帝允许,我还将安排一年左右的时间,写一本记录我的个人经历的书。原打算彻底撤网,撤掉“陆家希思想门户”门牌,考虑到自己生命该不会这么快终结,脑子还好使,经反复思考保网,保门牌,只是不再上博文,花几个钱(每年1200元)保留这条与社会沟通的渠道。毕竟我已足不出户,互联网是我唯一得以“坐井观天”,看中国,观世界的窗口。

 

一、童文胜博士把我引上互联网

 

我是在台湾当局原领导人陈水扁因巨额贪腐案沦为阶下囚的那天(2008年11月12日)开始在互联网上发博文的。第一篇博文题为《洗涤台湾之耻》,不过400字。自此开笔,一发不可收拾,一篇接一篇。但遗憾的是,总数几万字的10多篇博文都非我自己挂上网的,而是由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总支副书记童文胜博士代为上网的。也就是说,我当时居无所屋,还是“寄人檐下”。由于我的文章观点鲜明,具有强烈的政治性,现实针对性,文词也犀利,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甚至招来异见者的“谩骂”。童文胜博士竟不吝词汇,恭维我为台海问题“专家”。童博士见我对国内外时政如此热忱,他就给我单独立了一个门户。在陈水扁下狱二个月之际,也即我在互联网上发时政文章二个月之际,由童文胜博士引导并由他代我建立的、人气比较旺盛的“陆家希思想门户”就于2009年1月13日挂牌开业了。但此时,我还没有电脑,我还不能从网上看到自己的文章,不知自己的文章的社会反响。人家赞我我不知道,人家骂我我听不见。显然,要参与现代互联网社会生活,没有工具是不行的。童文胜博士又利用他的“特权”,与公共管理学院领导沟通,借给我一台虽不新但完全可用的台式电脑,并派学生为我安装好。2009年3月20日,我的家,我的手,我的脑就从此与世界联系起来了!我家成为地球村的一个小细胞,并且是一个很有活力的细胞。2009年5月20日,我又装上了现代手写板。我这个21世纪的电脑盲开始了与普天之下的网友交流,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地球村村民!因此,我今天收录文章成集时,我的第一声感谢应献给童文胜博士!

当然,童文胜博士作为一个优秀的党务工作者,支持我上网,这决非完全出于私人友谊,而是站在党的宣传工作的高度,站在党的利益的高度支持我上网的。

 

二、为理想、信仰而战

 

人应该有信仰、有理想。信仰是人活着的灵魂、精神支柱。“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追求精神长存。没有信仰、没有理想的人是混世鬼、行尸走肉。我的信仰、我的理想是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想。我是没有加入共产党组织的坚定不移的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战士。

我坚信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世界观、世界历史发展五阶段论(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整个人类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历史。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能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只有共产主义社会才是人类共同的理想,没有阶级压迫,没有阶级剥削,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公平、正义、世界大同。而资本主义意味着压迫、剥削、贪婪、战争、灾难。

共产主义在历史的进程中遇到了挫折,苏联社会主义和东欧社会主义垮台,朝鲜的社会主义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其体制带有封建王朝色彩,越南的社会主义也应打上引号,中国的社会主义实际上也涂上了浓重的资本主义色彩,我认为它更像社会资本主义。总之,曾经兴旺一时,与资本主义世界势均力敌的社会主义阵营不再,似有“西风压倒东风”之势。但是,社会主义的理想、社会主义的历史车轮是不是就此止步破灭?我坚决否认这一点,我坚信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今天是,将来仍然是人类社会的必然走向,我坚信中国共产党打的还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旗帜。中国当前的“资本主义”色彩只是在新的世界形势面前战略、策略的应对之策。但共产主义的实现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几十年不行,恐怕要几百年,即是要数百年,上千年才能实现世界大同,我也宁可相信社会主义,相信共产主义,不相信资本主义。

我就是抱着这样的理想、信念登上互联网舞台,为中国共产党的理论纲领与实践,为保卫国家利益而战!我在“中思网”、“新华网”、“凤凰网”都建立了自己的博客,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质量较高的评论。“中思网”是我的主要战场。

两年来的“中思网”社会生活有下面几点是很值得一记的。这是我为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留下的深深的印记:

 

第一,中国的核心利益不容侵犯。2009年初,我发表了批判法国总统萨科奇捣乱北京奥运会,接见达赖的文章,引起了一位网友“斥责”,他说我的文章是“放屁”,说我是共产党的“奴才”,不懂法国民主。我初登互联网舞台,火气也颇为旺盛,我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从理论与实践进行了辩驳,获得多数网友的支持。三月温家宝总理带着大红包遍访西欧主要国家,就是不理睬法国,让法国大丢面子;四月,胡锦涛主席造访伦敦,参加g20会议,萨科奇不得不在我国领导人面前低下高贵的头,发表尊重中国领土主权核心利益的属于致歉性的讲话。实证证明,我对萨的批判是正确的。我取得了在互联网上捍卫国家利益的第一场胜利!

 

第二,中国永不称霸。5月中旬,一位旅居日本横滨的中国学者许万领先生发表了一系列关于中国应该主导世界的文章,许先生主张中国的国界疆域应扩大到中国本土以外数千公里,北收回贝加尔湖以东的大片先前失去的领土,东要消灭东瀛,南扩及整个东南亚,并向澳大利亚殖民2个亿。也就是说,要把中国人民的生存空间扩大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平方公里。许先生的“战略雄心”显然无论从战略和策略上讲都是欠妥当的,作为这样一个文化精英提出这样的“主张”令我莫惑不解。我读了许的文章后,既旗帜鲜明,又很客气地写了一篇《中国应该有怎样的主导世界的战略与雄心》,文章得到多数网友的赞赏和支持。十分可喜的是,以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为主旨的许万领先生也很客气地回了我公开信,许先生并未坚持他的主张。但奇怪的是,此后许先生从“中思网”销声匿迹了。

 

第三、中国不搬美国民主模式。8月中旬,一位长期旅居国外,经常游历欧美的华裔博士,在“中思网”上著文鼓吹美式民兵,甚至有煽动骚乱之嫌,号召青年们以叶利钦为榜样,走上街头,将坦克、拖拉机开向天安门广场,在中国实现“美国民主制度”。他把中国描写成人间地狱,中国共产党杀人就像“割韭菜”。他说,你只要离开中国的土地,登上了开往美国的飞机,你就进入了“美国民主天堂”。对这篇极端错误的“讲话”,我看后毫不犹豫,当夜著文《×××先生贩卖的是什么样的民主》,对其进行了严厉的驳斥。我的文章发表后无疑掀起了远比×××的文章影响更大的波澜。支持者多,反对者寡。反对者有两位值得一记,一位是一位大学老师,在他看来,我的文章是动机不纯,在于讨好共产党;另一位用的是恐怖威胁,他说“你不怕黑社会上门揍你吗?”只有一位北京的学者刘忒正先生发表了类同于我的观点的文章。刘的文章认为,你可以在中国鼓吹西式民主,但若是煽动骚乱,并有行动,那就不能容忍了。这里必须指出,那位老师后来有所“改弦”,还在我半月后写的一篇《我国目前的形势与任务》一文后留下了非常慷慨的赞颂之言,那位恐吓我的网友向我表示了歉意。说看了我的许多文章后,认为“你是一位爱国者”!

 

第四、中华人民共和国辉煌60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华诞前夕,“中思网”发生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辉煌60年还是“风风雨雨60年”、“多灾多难60年”甚至是“黑暗60年”的争论。为此,我写了两篇主要文章。第一篇是近2万字的《我国目前的形势与任务》长篇论文;第二篇《我也谈中华人民共和国辉煌60年》。我的文章无疑成为国庆前夕“中思网”的主旋律,支持者多。特别是那位曾质疑我动机不纯的大学教师赞赏我:“陆老先生以七十高龄拳拳之心,纵论天下,博文奔腾上下,纵横出入,气势犹如江河决口。见识深远,眼光犀利,议论精辟透彻,足警世人,其诚可感!”这位博导还陆续写文章,阐述辉煌60年。

 

第五、我不彻底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2010年1月下旬我写了《我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认识》一文,此文长达18000字。文章的渊起是我在一位作者的文章后发表了“阶级和阶级斗争还存在”的留言,引起一位学者的批判,接着在“中思网”注册不久的杨明华先生为我不平,发表反批判文章,并且一论、二论直至八论“不能全盘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思网”因此吵得热火朝天,我不得不正式站出来全面阐述我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历史事件政治运动的看法。我这篇文章观点有点“另类”,自然引起较之杨明华先生类似文章更大的震动。我这文章成功之处在于:第一,历史地总结了“文革”的起因,实质是中国走什么道路的路线斗争;第二,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因而要解决走什么道路的问题,首先必须解决一个政权为谁掌握的问题;第三,指出毛泽东式的大民主试验,毛泽东力图在中国开辟全新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民主方式来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政权;第四,毛泽东着眼点在青年,希望青年们不是关在书斋里,而是在大风大浪中,在社会实践中锻炼成才;第五,文章分析了“文革”悲剧性失败的严重后果。文章最后指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指引中国社会前进的灯塔。“大跃进”也好,“文革”也好,它们并未给我个人、家族带来什么好处,相反,伤痕、痛楚尤存。但是,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的信仰者、追随者,站在人类社会发展趋向的高度,我过去、今天坚决不彻底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言不尽书。

 

两年来,我写的和转贴的文章172篇,发表了数以百计的网评,在凤凰网的留言上百条,涉及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文章都是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真情流露,无半点文饰,共产主义的幽灵将伴随我一生,直到最后一息。

 

三、中国注定将在艰难中崛起

 

我是怀着强国之心加入互联网这个信息世界的。我的每一篇文章都倾注了一个老迈的爱国的知识分子的心血。我在“中思网”发表或转贴的文章来源有三:一是我这两年来写的时论;二是我过去岁月里写的并已收入我的自传性文集《国家意识论——我的理想与实践》中的部分文章;三是我从凤凰网、新华网等网站转贴的文章。收入《我的互联网记忆》的文章全部是我这两年上网文章,个别他人文章作为附件收入。

《我的互联网记忆》从内容上讲,作如下分类:

 

第一部分  我国当前的形势与前途

 

这部分文章比较系统地论述了我国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战胜内外敌人封锁、干扰和破坏,取得的辉煌成果,同时也指出了我国面临的突出矛盾,并提出了解决矛盾的见解。其主体文章是《我国目前的形势与任务》、《我也谈中华人民共和国光辉六十年》、《我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认识》、《我的阶级和阶级斗争观》、《我国社会当前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中国的危机与出路》、《我们需要统一的思想》等。本部分还有有意将抗美援朝三篇小文章列前,其意深远。

 

第二部分  坚决维护国家领土、领海主权的统一完整

 

我们国家在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留下的烂摊子上建起了初步繁华昌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gdp产值已超日本居世界老二,但令国人十分烦愁的是,中国的第一大海岛台湾省至今未与大陆合为一体,东海的钓鱼岛、南海的几十个小岛还分别被日本、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尼等国非法占领;中国的西南还有12万平公里的土地被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划在印度一边,被印盘踞;我们的西藏、新疆还有达赖、热比亚之类的分裂主义分子窝居国外,对国内实行破坏活动。中国未完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这是14亿中国人民的现实之痛,这也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领导人九泉不安之痛,是千万英烈九泉之痛!为此,我写了大量文章,特指台海的文章就达15篇。我至今认为,中国不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领土完整、统一,中国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强国。中国要实现领土完整、统一,不外两种方式,一是和平手段,这是最好的;二是战争解决问题。从历史与现实看,和平解决的可能性不大,最终还得靠枪杆子。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世界都是打出来的,久拖不决于我不利,宜早不宜迟。步骤先东后南,先东海后南海。

 

第三部分  中美搏弈,遏制与反遏制,中国必胜

 

中美关系,可以上溯到1784年即美国立国后的第8年,派第一艘海盗式商船向中国倾销鸦片,毒害中国人民,中美搏弈已有200余年历史。其中140年左右,美国对中国扮演的是侵略者、掠夺者、阴谋家、和事佬的角色;有5年左右,是借中国之手与中国“联合”对日作战;有3年时间,是支持蒋介石打内战;还有3年是在朝鲜半岛与中朝人民直接对抗;再30年是作为西方列强的领头羊,武装支持逃到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和公开支持内外反动势力分裂中国,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封锁中国。上世纪90年代后,苏东解体,美国把战略中心转移向中国,企图攻破中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堡垒,自此,中美关系成为世界外交的中心。如果说,二战中,美国实施先欧后亚战略,是从世界反法西斯整体利益出发,20世纪后半叶先欧后亚是出于遏制苏联,那21世纪美国全球战略中心转向亚洲,其主攻目标则是遏制中国,滞迟中国和平崛起。美国当今在亚洲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遏制中国。如果说,过去年代,中美关系,中国只是美国餐桌上的一快“肥肉”和棋盘上的一只棋,主要是利用中国牵制苏联,而今,中国和美国却成了楚河汉界两端,各踞一方的对手,但美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因为是美国侵害了中国核心利益,而中国过去没有,今后也决不会出兵去占领夏威夷洲。中美关系关键是美国放弃干涉中国内政,打消用美国价值观取代中国价值观的野心。但这是一厢情愿,与虎谋皮。中国要从美国的羁绊中解脱出来,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加快缩小与美实力差距。必须强调,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才是绝对的,大千世界总是处于不平衡状态,中美各自基础不同,起点不同,美国不会停下来等中国追上,它经常在调整自己,继续前行。因此,我们若总是在自己的“短板”面前束手无策,等待“短板”不短,与美齐肩再添手处理相关问题,这是愚蠢的懦夫的表现,那中国只会永远处于弱势地位。中国必须发挥大智大勇,硬软兼施,尽快完成和平崛起、国家统一大业,成为制止战争、主导世界和平的保垒!

 

第四部分  坚决惩治腐败,对腐败实行零容忍

 

预防腐败、严惩腐败、对腐败实行零容忍是互联网上的中心话题,也是本人上网的中心话题之一,一半以上文章都涉及防腐惩腐问题。原因很简单,腐败侵害了人民大众的利益,腐败损害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形象,腐败损害了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的形象,腐败给经济建设造成巨大损失,腐败延缓了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腐败降低了人民对共产义理想的信仰和追求,腐败给内外敌人以分裂中国、动乱中国以可乘之机。一句话,腐败导致亡党亡国,老百姓遭殃。对此,本人在《我国目前的形势与任务》一文中做了详尽、精辟的论述,这里不再赘述。

 

第五部分  我们怎样办大学,怎样培养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才

 

我们常说,教育兴则国家兴,大学强则国家强。这话要是放在60年前,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显然是不妥的。但是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业已完成,国家政权已回到人民手里,“教育兴则国家兴”,“大学强则国家强”就具有了强烈的现实必要性和现实可能性。应该说,中国共产党是重视教育的,中国解放后欣欣向荣的教育为国家培养了数以百万计的建设人才。我国今日之初步繁荣倡盛,无疑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府积极办教育、积极培养人才的结果。但因国家底子薄,以及面临的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国政府不可能倾国库办教育,但不管怎么说,中国教育60年成果辉煌不容置疑。中国的教育走了弯路,解放初期,照搬苏联模式,有欠缺;改革开放后,向西方学习,似也带来了不少弊端;最近十多年,中国教育又有点盲目扩张,所谓跨越式发展,又使教育质量,人才培养质量显著下降。当前中国教育面临许多问题:教育发展不平衡,最急需投巨大力量解决的是地区不平衡、城乡不平衡、东西不平衡、体制内教育投资、师资力量不平衡;教育质量下降,学术造假盛行,大学精神失落,办学理念存在严重弊端。这些问题在本部分文章中都有涉及。中国教育的前途在于健全大学体制、依法治校,而不是长官治校;提升大学之道,即高扬现代大学精神,造就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才;有教无类,城乡平等,加大对农村和边远地区的教育投入,提升农村和边无地区的教师水平;集中国力办10所“国家级大学”,生源面向世界,师资面向世界,校长面向世界,经费面向世界,甚至科研课题都可面向世界,培养世界顶尖人才。

 

四、友好往来

 

上网两年,友朋四方,不亦乐呼!我从朋友们的博文中吸收了知识营养,扩大了视野,认识了中国,也认识了世界。我从朋友们对我的热忱关心和问候中获得了温暖和战胜困难的精神力量!我在网络世界漫游,一方面感到世界之大、无穷大;另一方面,又感到世界很小,哪怕是在太平洋彼岸都触手可及。正如托夫勒·奈斯比特讲的:在信息时代,谁占有网络,谁就拥有整个世界。

我的网络朋友分三部分:一部分是主动造访寒门,欲与我结为好友者,共24位,他们是:唐毅斌、毕研韬、刘新科、杨明华、鲁国平、吴国发、翟建辉、孔祥玲、睿晟硕图、刘军昭、杨印广、吕康清、王云阳、邓海峰、京铁瀚、月牙、李久生、金旭、鄢晓丹、梁石川、张晓春、慕容紫、丁金山、虬髯客,这24位朋友中,有教师、有学生,有学者、有作家、有诗人、有画家、有记者、有国家一级导演;一部分虽然未在我的门户登记造册,但却与我往来甚密,成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王伦送我情”的知己;一部分是既未在我门户登记,又未经常交流的朋友,但他们不怪我来而不往,总是默默地、经常不断地不留足迹地阅读我的文章。我的文章总点击率估计超过85000人次,因为在上网初期的三个月的文章寄居童文胜博士门下,其点击率估计在7000次以上。“中思网”是学术型网站,一篇文章点击上80次就算是高点击率了。我的文章平均点击率在500次以上,好几篇文章点击千人次以上,评论和留言千余条。应该实事求是地说,在主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维护国家安全利益上,我在“中思网”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因此,我曾成为“中思网”的名星会员,排行榜至今居第8位。

这里有必要单独提一下几位网友姓名及其业绩:童文胜博士,副教授、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参加博士服务团支援西部两年,成绩突出,获中组部表彰,“中思网”上坚定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毛泽东思想的捍卫者;杨明华先生,优秀的铁路工作者,文笔犀利,曾一时引领中思网潮流,堪称辩论家,为“中思网”的繁荣兴旺、为捍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作出了可贵的贡献;王云阳、画家、摄影家、书法家,他热忱讴歌社会主义祖国的锦绣山河,我多次评论他为人民艺术家;凌亚邦,湖南浏阳人,湖南科技大学教授、诗人,热爱和平,反对战争,写了许多优美的诗词,其蝴蝶颂、水颂等让我叹为观止;戴英马,浙江宁波人,空军飞行员,退役后从事经济学研究,不远千里,寄赠其宏著《理论经济学研究》一本给我,内疚的是,至今未写一点学习心得回报英马先生;殷孔子先生长期坚持学研《论语》,转帖了大量的华中科技大学有关教育科研的信息,还不远千里来看我,让我铭记难忘;刘新科,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博导,学识堪称渊博,发表了许多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同我交往有波澜,因在历史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分野,但我至今还是把他称之为朋友,学习他的好文章,求大同存小异嘛;范书林,陕西某大学历史教师、有学识、有才华、文笔很好,多数历史问题论述,我都是认同的,他同我在毛泽东同志功过评价上的分歧并未到分野的地步,他远我而隐,让我深感抱憾;还有诗人耿丽娜、作家鄢晓丹、电影一级导演张晓春、老革命后代杨印广先生等都曾与我有过亲密交流;青年教师毕研蹈、海南大学现代新闻理论研究所副教授,遍游欧美的现代新闻理论工作者,其论著我都予以积极的评价,他对我也甚为尊重;陕西的倪锡才先生经常光顾我的门户,在我的文章后面留下不下3000字的评论,让我受益匪浅。旅居太平洋彼岸的加拿大的老朋友谭仲鹢博士也在2010年岁末送来了佳音,让我倍感欣慰。还有许多知名的、学有成就的网友,曾给我在中思网上的活动以巨大支持,因篇幅有限,不在此一一评述,我会永远记住他们。

学术交流可以质疑对方的观点,但不要质疑对方热爱祖国之情怀(当然,个别情况除外),则学术倡盛,世界和谐也!

 

互联网是信息的海洋,互联网是真正的自由论坛,互联网是英雄们演武的战场,互联网是智者的精神家园,互联网是传播和平和友谊的使者,互联网是通向世界大同的桥梁!

互联网万岁!

 

 

陆家希

2011年元月8日

于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喻园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