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原创】“7.23”痛中反思,武汉局的安全短板在哪里?  

2011-07-28 15:16:49|  分类: 国内时政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23”痛中反思,武汉局的安全短板在哪里?

作者:杨明华

甬温线“7.23”动车追尾事故给人们带来的阵痛和惊恐,也许会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消失,但是,作为铁路人应该深刻反思,我们有过太多的这样的痛,为什么每次痛过之后,总还会有新痛?这样的痛,真的就是不可避免的吗?那么,日本新干线47年来无重大事故能够给我们以怎样的启示?我认为,不管是什么层面的原因,最终还是人的原因,人的因素是决定一切的因素。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开始学习西方以及日本的各种管理艺术,但是,迄今为止,有谁真的把自己的所学用于实际工作中去?中国人的惰性、偷奸耍滑的本性处处显现,但万不该显现在与安全密切相关的行业。我们是铁路人,我们肩负着国家财产安全和人民出行安全的重任,我们有理由对此进行深刻的分析,尤其是对于人为、可控因素方面的分析。

上海局出了这样一个重大事故,局主要领导被就地免职(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党委书记李嘉、分管工务电务的副局长何胜利)。就地免职单位领导,这说明了用人问题的重要性。既然用人问题非同小可,我们就得看重用人之道。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出了这样一个大事故之后,才会做出免职决定?这之前在干什么?一个不能以安全为第一考量的部门或者个人,难道非要在出了大事以后才能看出来?绝对不是。

我这里想谈的,就是武汉铁路局在干部队伍的任用上所显现出的安全短板。

中国的现行体制决定了干部队伍特有的重要性,在任何时候,干部队伍的严格自律和以身作则,是带好一个队伍的重要保证。可是,当一个技术行业的带队人自身就没有多少技术上的真本事,或者,其自身就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聪明智慧和道德修养的时候,你还能指望这样一个带队人能够带好一帮人?我不敢妄论某个具体官员的个人道德素养问题,尽管现在的官员素质尽人皆知,因为,这需要面对许多具体的指证,这样就会给某个具体人、也包括自己带来一些不愉快;但是,我可以说出许多官员在并不具备应有的知识储存和操作技能的情况下,却成为一方诸侯的事实。这些人作了多少不合理的瞎指挥?就凭他们自己有多无知就可想而知。

我曾经在网上发表《我们身边丑陋的技术官僚们》(之一、二、三),里面就谈到了一些技术官僚的无知“风采”,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继续写下去。面对一些并不复杂的技术问题,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们不去思考其间的正确与谬误,而是人云亦云盲目执行?这里面既有中华文化氛围的因素,更有官员不作为或乱作为的因素。如果某主要官员是一个实事求是、勇于进取的好官,他必然会想办法带动一群人效法;如果一个主要官员其自身就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官员,他只会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让本来简单的问题继续存在。比如,我在《我们身边丑陋的技术官僚们》(之二)中谈到的关于查照间隔和护背距离的问题,这是非常简单的对于一般概念的理解的问题,可这样的问题也会面临长官意志带给你的不愉快,他们最常用的不采纳理由就是——我们尊重现有的教科书给出的定论。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问题,却任由人们错误地理解,时间长达数十年,这期间我曾经不断地向许多官员提出,却没有能够改变。

我在《我们身边丑陋的技术官僚们》(之三)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其实,这位“曲线专家”对铁路曲线问题的理解有很多是错误的,而在我段却被称作是“曲线专家”,真是极具讽刺意味。这也能够反映出我们原荆门工务段的整体技术素质。关于铁路曲线问题,我原来只以为自己身边的干部职工没有几个能够理解得够深的,可后来慢慢发现,在其他地方也这样存在这种现象。我曾经参加工人技师的考试,理论和实做顺利通过之后,满怀信心地以为自己完全可以通过最后的答辩而考取技师职称,因为,我所写的论文是其他绝大多数人的技术能力无法涉及的,是我个人独有的。结果我的判断错了,错在我大看了那些来自武汉铁路局教育处、工务处的领导以及来自各段的技术考官,他们原来对曲线实做和现场具体所需一无所知,仅凭对书本上的那些残缺而不系统的理解,却来作了判官。悲哀呀!如果这样的悲哀只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也许算不得什么,但是,在很多时候我们常常可以以一件事而窥其全貌,全路局那么多的考生,他们中有没有也被冤判了的?

再后来,我在与其他兄弟段的基层技术人员的接触中,在和身边的技术官员的接触中,常常有意提及曲线话题,结果,我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原来不了解曲线的人还真不少,包括我们的技术领导和科室技术干部。幸亏工务工作安全系数较高,要不然,就凭这样的技术队伍,早就因此翻了不少车了。

最近,关于焦柳线K692+700注浆施工方案问题,我给我们的段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对某官员所作的工程预案提出质疑,我们的现任段长听取了我的电话叙述之后,觉得有道理,就派技术科长和一个经常进行注浆施工的“专家”先生去现场进行技术认定,结果,原方案得到肯定。为此,我决定写文论个明白。虽然我初涉注浆施工,并无任何可以参考的书籍和经验,但我相信,仅凭一般的力学与工程原理就能看出来孰是孰非。我写了一篇两千七百字左右的文章,讲明了我对该施工方案的不同看法,我们的段长在百忙中亲赴工地调查,最终肯定了我的分析结果,采纳了我的施工建议。在我想和段长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曾经担心电话里能不能说清楚,结果,我稍一提及,他就明白了;在看到我写的《K692+700注浆工程之我见》一文后,他对我的文章提出了很多有益的建议,令我再三修改,这让我看到了段长先生严谨的工作作风。在此基础上,我又写了《用水泥注浆法整治线路下沉应该考虑哪些问题?》,也得到段长的充分肯定。可以这么说,这是我几十年来遇到的最开明、最有魄力、最聪敏的段长。他说,他只认对的,不管是谁提出的。

悲哀的是,这样一个开明、聪敏的段长却没有多少好使的技术官员可用,这不是现任段长的错,因为,一个合格的技术领导的成长,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养成的,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他来这里做段长的时候,面临的就这个烂摊子。他也没有分身术,面对所有问题都能够做到事必躬亲,也因此,他无法保证所有的问题都做到亲为亲定。

那么,如此状况反映出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很多人并无领导才能,为什么却能够占据领导的位置?教育处、工务处以及各段派来的考官先生,他们自身都不具备考官应有的资格,却来做考官,就不担心他们以谬传谬,坑害更多的人们?铁路局领导知道这些状况吗?我敢说不知道,要是知道,铁路局领导就是明知自己的干部队伍质量不佳而不想办法改变了。

以上所谈,均是事实,如有虚夸的地方,本人愿意为此背负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在我和兄弟段的部分基层技术人员有限的接触过程中,发现各段的情况都差不多,就连工务处和教育处都有这样的技术昏官,何况各段的技术官员?这绝对不是某段独有的现象。另外,我们段在历史上有过多少荣誉,就可以看得出我们段比之其他段是有多少“过人”之处的,这难道不能证明其他段也许还不如我们段?(当然,这只是推测,并无实据。)也因此,这篇文章的题目以武局为题,以身边的实例说明问题。铁路工务系统如此,铁路其他系统都很清白?铁路系统如此,其他与安全密切相关的系统就很清白?不知道,也因此我不能妄谈。但是,我们却由此可以做个联想,中国人是不是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以上所谈都是技术范围的内容,我也深信这方面的内容我能够谈得比较自信,也不怕谁来挑刺,因为,要想熟知我所谈的那些问题,绝非看看某些技术书籍就可以领悟其中玄妙的,我不担心有人不承认自己的无能,当众考考便知。本人在这里声明,如果要想证明本文所谈问题的真伪,希望有电视台、公证人员、各铁路院校的工务专家的共同参与,由我来出题考考我们身边的技术官僚,绝对不难,就是日常工作常用的内容,看他们是如何验证我的文中所述的。要是我的所述严重偏离实际,我甘愿为此丢掉自己的饭碗。

【顺便提及一些技术话题之外的。某天,一位朋友的一个电话令某单位书记在某城区内开车时遭遇追尾事件而扯皮,这位书记大人对打电话人甚为不满,称其不该在那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大家想想,打电话的朋友并不知道他当时在开车,因此,他没有使书记遭遇追尾的故意,能这么怪罪这位朋友吗?真正的问题其实在书记自己,可这位书记就这么怪罪这位朋友了。我并不是说这位书记为人不好,而是想说,这位书记对于一般的是非问题都搞不清楚,可他能够做书记;可真正能够明辨是非的人,未必就有这样的官运。这样的官员在现在的中国还少吗?在普通的岗位倒没有什么,要是这样的官员出现在与安全问题密切相关的岗位,能不出问题吗?这里只作假设,要是与某事实雷同,纯属巧合。】

这里强烈呼吁,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应该作为今后强化安全防范的重中之重,尤其是要提高技术干部的自身素质。让干部队伍学会思考,培养他们的责任意识,培养他们辩证的思维习惯,是提高干部队伍素质的最佳途径。只有具备过硬的技术储备,你才能做出最合理的技术决策,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安全。我们不能等到在下次事故光临武局的时候,再来搞安全分析,干部队伍的无能,就是最大的安全隐患。

2011年7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