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原创】动车追尾,与体制有关?  

2011-07-30 15:11:11|  分类: 国内时政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动车追尾,与体制有关?

作者:杨明华

“7.23”动车追尾事故,引来了全世界关注的目光,这里面说什么的都有。一场意外灾难,让国人如此沮丧,对高铁的质疑声更是此起彼伏,甚至联想到政治层面,这是不应该的。很多并不内行的文人墨客,也利用网络媒体发言的便利,大放厥词,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其哗众取宠之嫌一看便知。曾经看到过有人说,这次动车追尾事件与经营权有关,应该借鉴日本经验把高铁经营私有化。今天,在对张贝克先生的回访中发现,张贝克老师在百忙之中又有新作发表,题目叫《为什么要民主,不要专政?》,文中对这次动车追尾事件进行了分析,文中提到动车追尾事件与中国的“专制制度”有关。张贝克先生是我在《草根网》相识的好朋友,虽然我和张贝克老师交情不错,但我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不会因为他是我的好友就对其观点听之任之,我想在这里写文简单地讨论一下。

列车发生追尾事故,的确是一件让人痛心的事情,中国人富于同情心,哀悼死者,贬斥始作俑者,这些都在情理之中,本无可厚非。但是,一件原本并无任何政治因素的话题,非要把它染些颜色,这就叫人不好理解。中国的高铁出事了是因为制度问题,不够民主,那么,德国的高铁出事了就不是制度问题了?德国1998年6月3日高铁事故,死101人,这记录还没有被打破,德国人在认真反思的过程中没有像中国人这样去怪罪他们的制度;台湾高铁运营以来虽然没有出现重大事故,但是,小事频仍,围绕高铁问题两党较劲的镜头历历在目,台湾人好像也没有怪罪台湾的制度有问题。难道民主体制下就可以允许出现高铁事故,唯独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大陆中国就不准出现任何不测?这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常理。

动车追尾事件造成了严重后果,我们理应认真吸取教训,但是,一定要就事论事,不能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也不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不管是出现什么事故,人的因素是最重要的因素,这证明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想不到的地方,应该加强防范,注重慎密的思维谋事习惯。我们应该更多地从技术层面和人的安全意识方面考虑,而不是从制度方面考虑。我们不能只允许实行西式民主制度的国家有疏忽,不允许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有疏忽,这不平等。不管是什么制度下,在人民财产与生命安全的问题上,我们都应该做到尽其所能把安全问题想得最大程度的周全,都不应该有任何疏忽。我也相信在安全问题上,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悲剧的发生,这里只存在疏忽而不是故意。不管是民主体制还是“专制体制”下,人的善良本性不会因为制度的原因而改变。

张贝克老师质疑高铁项目该不该被通过的问题,文中说:“在高铁论证、上马和通车过程中,就连主流媒体都不乏有质疑之声。但任何的质疑和反对,在一片和谐中都被河蟹掉了。”那么,日本和西方应该有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该有?主流媒体的质疑就应该被尊重吗?其质疑的合理性、科学性由谁来论证?我认为,高铁该不该上马,应该就其是否需要、是否具备安全条件来论证,而不是看有多少人支持,有多少人反对,因为,支持与反对的声音应该来自科学的论证,而不是来自不加分析的人云亦云。刘志军因为贪腐案件被停职的时候,就有人瞎嚷嚷质疑高铁该不该上马的问题,中国人的确存在不能就事论事的坏习惯,贪腐问题与科学问题能够相提并论吗?不能,不能就不该把两者融为一体,应该分别看待。他贪腐就治他贪腐的罪,高铁该不该上马,依然要看科学技术、经济实力、社会需要等方面的论证结果。这就叫就事论事。这里也一样,日本和西方有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有呢?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不配有高铁吗?这显然说不过去。

世界各国在开发任何高科技项目的时候,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而非社会主义国家独有,任何国家都是在不断地摸索中获取经验。躺在床上睡大觉,就不会出任何问题,但是,躺在床上睡大觉,绝对不会发现问题,绝对不会找到真理,也因此绝对不会为今后的进步找到最大的动力。德国人在悲痛中镇定下来,他们的人民没有因为那次大事故而排斥高铁,他们的政府也没有因为那次大事故叫停高铁,中国当然也不该叫停高铁,我们应该做的,是要像德国人那样在反思中重振高铁信心。世界的发展需要速度,我们只能在沉痛的教训中找到克服危险因素的钥匙,而不是知难而退。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理解这样一个问题,多党执政和一党执政其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抛开颜色外衣之后,其实就只有人的因素。社会主义制度也是民主制度的一种,其优点也是优于多党执政的,为此我已经有过很多的论述,相信张贝克老师也看到过不少我的文章。民主的过程一结束,还是得面临一个集中的过程,在这方面任何体制都一样。台湾是美式民主在东亚的典范,可我们都知道,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谁在台下谁就对台上人存在满腹的怨气,指责不断。共产党现在也允许人们不停地叫骂,反正都是一群人骂另一群人,这世界都如此,西方人,东方人,好像没有太大的区别。

现在的共产党让人民不满的地方的确太多了,张贝克老师的文中写了大量的现实存在的不良问题,那的确存在。党和政府没有做到的地方,我们都应该监督和批评,但是,我一直认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实事求是、就事论事。也只有实事求是、就事论事,我们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最合理的办法。谈高铁事故,就谈高铁事故之所以出现的技术原因和人为原因。政治因素不是不能谈,而是不能强拉硬扯,最好不谈经不起推敲的。要想否定任何一件事,就得在许许多多的事例中,找准最大公约数和最小公倍数,否则,你的计算结果肯定不正确,那就很难以理服人。

2011年7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