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原创】不能忘却的记念  

2011-10-27 10:56:46|  分类: 情感情缘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忘却的记念

——为两个善良的逝者祈祷

作者:喜是(杨明华)

没有心情打开电脑,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这不仅仅是因为悲伤,也是因为一种责任,一种对感情负责的责任,我必须得记下今天这繁杂的心情——我的吊唁之行以及我今天对于往事的许多难忘的回忆。于是,我最终还是起身打开了电脑,我决定记下这些。

昨天(24日)夜间接到噩耗,二姨妈走了。今天(25日)一大早,我带着沉痛的心情,乘车前去二姨妈家吊唁。一路上,我想好了许多想对二姨妈说的话,尽管我知道已经不可能存在对话,只有独白。可当我面对已经入殓的二姨妈时,却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有泪水止不住地流淌,只在心中默默地祈祷:愿上帝与您同在。

母亲生前曾经无数次交代,要我经常去看看二姨妈,母亲说:“华呀,你小时候最享你二姨妈的福,不管她走到哪里,都会把你抱上,给你买好吃的、好玩的。”“对你兄弟姐妹几个,你二姨妈就数喜欢你。你二姨妈手巧,在我们两家分开之前(因建丹江水库两家从河南先后移民到湖北,到湖北以后,两家相距较远),你身上穿的所有衣服、鞋子、帽子,全是你二姨妈做的。”

母亲的话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可我真正下决心每年春节前回家乡探望一次二姨妈,却是在2005年。不是我这人忘恩,而是我太要面子,不想带着寒酸气去见人。年轻的时候曾经深得家乡父老的看重,都说我将来会是成大器的人,而自己一生却混得一塌糊涂,总觉得无颜相见“江东”父老。父亲1985年就去世了,母亲就一直跟着三弟,我每次回家探望母亲,从来没有在三弟家里隔夜,常常是上午回老家,下午就匆匆走了,总是以“忙”字为借口,从来不和任何邻里和同学接触。当然,也因为我不喜欢听人们重复了一万遍的话题:“明华呀,你这辈子的脾气怎么到现在还是……”

有点文化的人说我“恃才傲物”,没有文化的人说我“二球脾气”,尽管两种说法我都一百个不承认,反正也就这样了。眼见着自己“鬓毛将衰”,眼见着自己一生就这么“如此而已”、根本无法做到“衣锦还乡”却无力改变,眼见着老人一天天接近天堂路,我这才开始意识到,如果再不尽孝道,就没有多少机会了。

06年母亲去世后,看着已经日渐衰老的二姨妈,我的心中更加增添了对二姨妈的愧疚之情,我觉得自己这辈子欠二姨妈的太多。而我每当提及自己曾经的无知的时候,二姨妈总是嗔怪我不该谈及那些话题,她总是为我打圆场:“你们是国家的人,忙。”二姨妈一生没有读过一天书,可她的胸怀却是宽广的很,他总是原谅任何人的不周、甚至可恨之处,她每次都能找到她总是原谅别人的理由,哪怕她所罗列的理由根本不成立,她的原谅人的“艺术”可谓极其精湛,有时候甚至能够“辩证”得滑稽。

我的父母亲都是孤儿,没有任何亲戚,两个苦命人把心连在了一起,并生下我们三兄弟和姐姐。二姨妈家共姐妹四人,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人民公社吃大食堂的时候,母亲和二姨妈相识,并结下深厚情谊,结拜为姊妹。我妈最大,二姨妈的兄弟姐妹都喊我妈叫大姐,我也因此有幸和他人一样能够有姨妈和舅舅。母亲有时候心情不愉快,就会去我姨妈家,一直到晚年也是如此,她们的姐妹情谊一直延续到她们生命的最后一刻。

父亲1985年去世以后,二姨妈让我劝我母亲和她们一样信主,考虑到母亲年老孤单,我听从二姨妈的话,向母亲介绍了耶稣基督,憨厚的母亲真的像几个姨妈那样,很快就成为基督的俘虏;并且,据家乡人说,我的母亲后来成了我们家乡远近闻名的基督信徒,方圆十几里的基督信徒(或是愿意接受为他祈祷的非基督信徒)家中有需要帮助的人,都会请我的母亲以及几个“信得好”的“老姐妹”去为他们祈求平安,并且,据说很灵。

二姨妈是个聪明人,因此,她信主也不像我妈那样信得有些愚。二姨妈认为,信主是对的,只要不做坏事,一心向善就是真信了,她从来不会刻意地说服别人和她一样信主,就算有人冒犯了神威,她也总能利用自己出色的“辨证艺术”为他人开脱,意在不让她心中万能的主怪罪于其人。她的心就是这样的善良。

神灵是抽象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们谁也无法把她放在具体的空间里去理解,因此在很多时候我们只能拿结果来反推。我的母亲去世的那天晚上,她只说自己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想早点睡,结果,入睡一个小时以后,三弟妹发现母亲面色苍白,却满脸微笑,惊讶地大喊母亲,结果,母亲再也没有醒来。后来,人们都说我母亲信主信得诚、信得好,一定是去了天堂里了,所以,才走得安详,才会有高兴的面容。可我的二姨妈却没有享受这样的天堂礼遇,她在病痛的折磨中离世。难道真的像他们信主人所说,主只喜欢憨厚的诚实的人?可我的二姨妈一生心善,只是心胸开阔,处处原谅犯错误的人们,这只是一种大度,而非不诚实;主啊,难道你就是非不分,容不下一个豁达大度的民间女子?看来,主也有错判的时候。不过我相信,万能的主一定会弄清原委的,二姨妈一定会在天堂里与她的老姐姐相会。

母亲信主以后,与几个姨妈的接触更多了,并且,有时候在姨妈家一住就是很长时间也不让她走。

我曾经问我母亲:“你们不是亲姐妹,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啊!就像亲姐妹一样的。”母亲说:“你姨家全是热肠子,他们心肠好。”我也曾经问我二姨妈:“二姨,你们为什么对我妈那么好呢?”二姨妈说:“你妈呀,就是一个苦命的菩萨,自己吃不饱肚子,也要照顾好别人的。”后来我知道,她们其实是因为都是同类人,所以,她们才会心心相印,惺惺相惜。

母亲的善,我们是耳闻目睹了的。记得小时候,我们很穷,年年闹春荒,没有吃的。但是,凡是遇到要饭的人,母亲从来都是不让人家空着手离开,母亲说,这叫积德。而我所知道的是,很多人会赶要饭人走,因为,自己也没有吃的。河南信阳、商丘的要饭人甚至多年都要在我们家居住,我至今还记得有信阳的苏大奶奶,商丘的曾妈、曾姨,还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曾哥哥,他们几乎是我们家的常客,每逢春荒,他们都会把我们家当做临时驻地,靠要饭维持生计。姨妈在这方面和我妈一样,我们也常听到母亲夸我的二姨妈如何心善,只是由于距离的原因没有亲眼所见。

在我们兄弟姐妹中,受到二姨妈恩惠最多的,就是我了,其实远不止在河南那段日子。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离我二姨妈家很近,那时候很可怜,对菜食的要求不高,我每星期的吃菜问题都是在二姨家解决的。二姨妈总会给我想办法弄一些可口的菜肴,给我送到学校。我当兵的时候,已经18岁了,可二姨妈依然把我当成小孩,把我搂在怀里舍不得我走,泪流满腮。她拿出姨父节省攒下的40斤粮票、20元钱,硬是塞在我的衣兜里,说是在部队吃不饱的话,就自己去买零食吃。

俱往矣!一切都成了回忆。二姨妈现在已经走了,她一定是为了去天堂那边找她生前相认的大姐去了。九月中旬,她就差一点走了,可老人家在病患最严重的时候,没有想到要看看她的在上海打工的几个儿女,却点名想看看我,又怕影响我的工作不敢叫我。有家乡人知道老人家的心情以后,告诉了我的弟弟家,弟妹立即打电话通知我,要我回去看望二姨妈,我赶紧回去了,这已经是我今年第三次回去看望二姨妈了。上帝并不做美,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让我和二姨妈说上最后一句话,我今天的第四次回去探望,已经是永别了。

我知道二姨妈想见我最后一面,一定是想在天国那边去向我的母亲告知我的情况,侄儿谢谢了!祝二姨妈和母亲在天堂里继续你们的姐妹情谊!祝你们在天堂那边过得愉快!求主与你们同在!

2011年10月25日夜,明华含泪记


【此文已经在《精英博客》发表,没有想到的是,一篇纯情感文章,却被首页推荐。由于忙,今天才在这里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