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明华的博客

关注社会,关爱民生。

 
 
 

日志

 
 

[原创]我该不该给赖立坤先生的“慈善”和“赠与”方式泼冷水  

2013-06-19 19:03:35|  分类: 网友友好往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该不该给赖立坤先生的“慈善”和“赠与”方式泼冷水

作者:杨明华(喜是)

我的文章《昨晚,我接到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发表以后,有位博友以访客的名义写下了他的不同看法,看得出,这位博友对我的做法不够认同。按照他第一次留言的情况看,他在言语之间似乎认为我拒绝赖先生即可,不该作文公开发表。他的理由是,“个人通讯,是具有隐私权的。”“私密性的东西,何必摆在这个公众平台上来?有什么价值呢?”这是我需要解释的一个问题,还有许多话,无非是“不解”,但找不出需要回答的地方。

我先就“隐私权”这个问题谈谈我的看法。隐私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秘密依法受到保护,不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收集、利用和公开的一种人格权,而且权利主体对他人在何种程度上可以介入自己的私生活,对自己是否向他人公开隐私以及公开的范围和程度等具有决定权。隐私权作为一种基本人格权利,是指公民“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依法受到保护,不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搜集、利用和公开的一种人格权。”那么,我该不该发表我和赖先生之间谈话的部分内容,要看我所透露的信息内容是不是属于“隐私”的成分就够了。

何为隐私呢?“隐私”是一种与公共利益、群体利益无关,当事人不愿他人知道或他人不便知道的个人信息,当事人不愿他人干涉或他人不便干涉的个人私事,以及当事人不愿他人侵入或他人不便侵入的个人领域。那么,我在我的文章里对赖先生的“慈善”或者“赠与”方式的不认同,显然不属于隐私方面的内容,他的“慈善”活动或者“赠与”愿望,都是与他人有关的,并且,赖先生也公开在网络媒体上表达了自己的“慈善”和“赠与”的愿望。最重要的是,是赖先生向我表示他希望我写出一篇这方面的支持他的文章,让赖先生遗憾的是,我写出的文章恰恰是不支持他的。我们总不能说,同一件事情,会因为支持或不支持的原因而有公开与私密之分吧。

为了让这位“访客”博友充分了解我最初写文的动机,我写了很长的一段回复,主要意思是,我想给赖先生泼一瓢冷水,让他从“虚荣”这个沉重的思想包袱中解脱出来,专心完成自己的旅程。

可这位“访客”朋友好像依然认为我的做法不妥,再次写下留言,内容是:“人,能否格物致知,也许并不重要。可诚意、正心与否,则是息息相关。当然,杨先生已经再三阐述自己是‘有心为善’之举。既然如此,我们就假定赖先生有歇斯底地或迷幻狂想症。那赖先生所为,也界定为暂时的‘无心作恶’吧。儒家有‘仁熟’之论,虽常人难及,但也可为从善之鉴。在我看来,赖立坤既是真‘行者’,其悟性绝非你我可比。无论我们把他的举动放到何种层面,就算是他将自己的人生置身于一场前所未有的博弈,其客观的真实,应当为人敬服。至于众多的捐助者,也该是秉持功德之心。因此,都不接受赖先生的回馈,实属意料之中,至少我毫无一丝不解。总之,人际之间,尊重是绝对的最大仁厚。‘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关于“我们就假定赖先生有歇斯底地或迷幻狂想症。那赖先生所为,也界定为暂时的‘无心作恶’吧。”那么,我的文章没有一处是在指责赖先生的行为是在“有心做恶”,只是对赖先生的行为方式不认同,但也没有表示反对,而是谈谈自己的不认同的理由,并由广大博友去评说,目的是想让赖先生看到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并早日改变,从而做到“轻装”旅行。

关于“在我看来,赖立坤既是真‘行者’,其悟性绝非你我可比。无论我们把他的举动放到何种层面,就算是他将自己的人生置身于一场前所未有的博弈,其客观的真实,应当为人敬服。”可我的文章没有任何地方说到赖先生的环球旅行行为如何如何,我只对他把自己的旅行寄托在他人的资助基础上表示了异议,但只有一句话——不认同。我的文章大部分语言还是在鼓励他,比如:“不要在乎别人说你什么,重要的是你现在应该去做什么,既然已经起步,并且,有许多人在支持你,你就应该继续你的行程。”再如,谈到赖先生挑战人类生存及人体耐力极限的勇气时,我说:“我对于这样的挑战本身,表示最崇高的敬意!祝赖先生早日完成自己的环球旅行!”那么,既然我们都同样认可赖先生的挑战行为,“访客”博友说出这样的话,我倒不知何意了。

关于“至于众多的捐助者,也该是秉持功德之心。”我的文章里有这么一句话,不知道算不算对捐助者的认可:“他得到了许多好心人的帮助,从而使得自己现在已经实现了大部分愿望,我只能对那些捐助人表示敬意。”这句话好像谁都能看懂。

说来说去,“访客”博友对我的文章的不认同,其实没有一条真正有说服力的。我不能完全否定这位“访客”的留言意图,他应该是一位很“厚道”(属于“溺爱”的那种)的朋友,哪怕他也认为赖先生的思想不切实际,也会考虑到赖先生的“面子”问题而不予指出。他的最后一句话才真正表明了他的心迹,“总之,人际之间,尊重是绝对的最大仁厚。‘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认为,我对赖先生不够“尊重”,不够“慈悲”,这才是这位“访客”朋友对我的做法不认同的关键。

我们来谈谈“尊重”。

我们先来看看我们应该尊重赖先生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我们应该尊重赖先生敢于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从而挑战人类生存能力与人体耐力极限的举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应该专注于自己的行程,而不应该分心分力。至于“慈善”和“赠与”那部分,按说那是每个人的自由,人家想做啥,我们无权反对,但不代表我们不能评说。我对他的这两种行为持异议,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赖先生拿他人捐助自己的钱物来实现自己慈善举动的做法,我也不会认同,那些钱是别人支持你周游世界,挑战人类生存能力、体能及耐力极限的,你理应先实现这一目标后再说其它的事情。你一边接受别人的资助,一边拿别人的钱去做慈善,我认为这是对他人的不恭。除非你已经完成梦想,或者完成梦想已经不再需要他人的资助,而用来做慈善的那些钱物是多余的,自己不想独享,这才能显得自己高尚。而事实是,他现在还继续需要他人的资助。”我不知道,我的这段表述哪里存在问题。

应该说,有爱才有尊重。人们对待亲人和朋友的爱有两种,有人选择严(真爱) ,有人选择宽(溺爱)。中国有句古话,“严是爱,宽是害”。我看到了赖先生身上存在问题(至少我这样认为),就该以实话相告,希望他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就是一种严(真爱)。也有人为了照顾赖先生的虚荣,盲从于他的意志,这会让他继续作出错误的决定,我认为这种“宽”(溺爱),就是在害他。 有人说赖先生“是在作秀”,谁敢说,这样的看法属于少数?

在中国,很多人会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来看待这样事情,他们不去置以可否,这是一种对他人的漠视态度,不是一种爱。人们都希望听到顺耳的话,赖先生也不例外,可我的一盆冷水,也许会让他清醒起来,我觉得,我所做的就是有意义的事情,真的如您所说,“善莫大焉”。中国人的处世哲学大多如此,也因此,很多人不愿意是是非非地评价什么,我非常理解。但也有一些人,他们心中装着人民,哪怕这些人与自己毫无关联,他们也会发自内心地去关心别人。这些人在网上不停地写文,关注着祖国的发展和未来,尽管存在观点碰撞的火花,他们依然如故。我正是这些人其中之一。在《精英博客》,对于我这样的政论作家,不太受人关注,但在一些纯思想性网站,那里积聚了太多的这样的人,这些人在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们眼里,就是疯子。

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的理解,我认为我做的是对的。我看到了赖先生心理上需要释怀的那部分,就该为他指出来,谈话里达不到目的,就利用网络平台让大家共同参与评说,还是那个目的,让他认识到问题,并学会放弃。其实就算赖先生承认自己在“慈善”和“赠与”的问题上错了,也无碍于他在探险方面所显示出的伟大——赖先生和这位“访客”朋友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赖先生必须看到自己在心理上出现了问题,否则,他会一直很难受,他太在乎面子了,他希望借他在探险方面的惊人之举打造一个更加完美的赖立坤,他其实想多了,我认为是在画蛇添足。

他的举动得到了西方人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也因此,他感恩他们,我非常理解,也是人之常情。可是,在他看到西方人阳光一面的时候,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西方人会那样,这其实是一个民族长期以来形成的文化习惯,而中国没有。但您不能要求中国人在短时间内就和西方人一模一样,这需要很多年的相互学习和融合。当你学会换位思考的时候,你就会放下包袱和怨气,一心一意地去干自己的事情。表面上看,我很无情,其实我在为他好,我不希望他拖着沉重的包袱去旅行。我给他泼一瓢冷水,也许能够换来他的冷静,我希望能够这样。看看有几人能够接受他的赠与的愿望就知道,他的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实际,那么,我的文章也许能够尽快地让他摆脱这些。如果我对他说尽认同和夸奖的话,会让他在这方面陷得更深。我觉得,我对赖先生所做的,恰恰就是对赖先生的一种尊重。

但是,我也不会反感别人说我错了,说我错了的人,是因为他没有去真心关心别人,或者,把别人的对与错、甚至生与死,都不放在心上。在中国,有很多人喜欢说:“别人的事情,与你何干?”,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人,才的的确确是对他人的一种冷漠态度。我不会这样!我把我认为是对的东西说出来,尽到我的心了,至于别人听不听,那不是我能够左右的。再次说明,其实就算赖先生承认自己在“慈善”和“赠与”的问题上错了,也无碍于他在探险方面所显示出的伟大——赖先生和这位“访客”朋友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当你们真正认识到了这一点,就不会继续感觉到赖先生的“面子”因为我的文章而受到了伤害,更不会再对我写那篇文章的初衷有什么怀疑了。要知道,在错误认知基础上得出的判断,是不成立的。


我的文章《昨晚,我接到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地址:http://yangminghua1963.blog.163.com/blog/static/429518182013516114826711/

被《草根网》选为“头条”

[原创]我该不该给赖立坤先生的“慈善”和“赠与”方式泼冷水 - 喜是 - 杨明华的博客

被《博联社》选为“精粹” 

[原创]我该不该给赖立坤先生的“慈善”和“赠与”方式泼冷水 - 喜是 - 杨明华的博客
 
在《精英博客》

[原创]我该不该给赖立坤先生的“慈善”和“赠与”方式泼冷水 - 喜是 - 杨明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